偏执狂是世界观,种大米是方法论,40岁日系暖男种出了最好吃的大米

1年前

0

安美农场的场主瑞鹏带领7个人走在山间的泥土路上,他说“今天可能是有史以来这条路上人最多的一天”。因为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独自一人走在这里,或者蹲在田埂上,不怎么讲话。

1 拷贝

安美农场的场主瑞鹏

2009年全身心投入农业之前,瑞鹏曾在云南省农业厅做过日语翻译,做过云南省海外旅游总公司日本部部长。

7年前,40岁的他投身农业,倾尽前半生积蓄投身土壤的修复改良,又培育出符合欧盟出口标准的农作物,而现在,他悉心培育出了最好吃的米饭——瑞米。

2 拷贝

瑞鹏精心培育的瑞米

 

瑞鹏:一个甘于孤独的农耕人

 

起初,瑞鹏的家人十分担忧,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开旅游,转去做农业。这项新的事业不仅投入大,周期长(对土壤的改造要花好几年),而且要耐得住寂寞。

他经常几天蹲在田地里不说一句话,琢磨事情的时候他还会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但如果有人跟他聊农业,他立马就会变成另一个人,既谦卑虔诚又自信从容,他说“没办法,因为自己喜欢。”

3 拷贝

只要聊起农业,瑞鹏就会变成另一个人

在云南,甚至在全国,做农业的基本上都是散户农户,像瑞鹏这样既有大视野又能理智践行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之前有各种老板找到他,想投资农业,都被他一一婉拒。

“他们把农业想得太简单,以为投资下去,当个甩手掌柜就可以了。”

比如投入100万人民币,如果中途想撤,你所能收回的成本大概只有10万左右,从事农业看上去很简单,但真正做成的少之又少。

在《异类》这本书里,作家格拉德威尔曾经总结过:人要精通于某件事成为专家,需要1万小时,也就是5年时间,这个过程中,甘苦自知

瑞鹏做农业以土壤改良为基础,到现在以种稻米为输出,这个过程中他的付出想来也只有自己知道。

4 拷贝

瑞鹏倾尽所有,只为种出最好吃的大米

 

拜师日本“稻米第一人”武藤传太郎

 

离大盈江湿地公园入口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他的安美农场,57个大棚外围都有一层黑色的防草膜,虽然投入不菲但也避免了人工除草。

大棚里有当地农人蹲在地里播种长寿仁豌豆,一块敞开的农田里有长成的豌豆苗。同样的豆种,施以不同剂量的土壤改良剂,整理成对比数据,便能确切知道他自制的土壤改良剂能在多大程度让土壤修复到最佳状态——这是瑞鹏从“日本水稻栽培第一人”武藤传太郎所承袭的自然循环农法。

自然循环农法,其实就是把农作物残渣转化成高性能的有机肥,既有助于吸收,提高质量,也不会产生污染,反而能改良土壤,净化水环境。这种独特的耕种方法,正是瑞米能够获得欧盟标准的制胜法宝。

 

结识武藤传太郎

2009年前后,经一位在日本工作的朋友引荐,瑞鹏结识了武藤传太郎,并成为其唯一一位海外弟子,武藤先生被认为是能种出日本最好吃的稻米的人,他的稻米曾代表日本参加米兰世博会。

那时,瑞鹏还在云南省海外旅游部担任部长,武藤传太郎一两个月来一趟云南,瑞鹏也差不多3个月左右去一趟日本。2009年这一年,瑞鹏开车带着武藤老师跑遍了云南省差不多4万公里的路程。

05 拷贝

瑞鹏开车带着武藤老师跑了差不多4万公里路程

 

拜师武藤传太郎

瑞鹏本身是云南大理人,对这里很熟悉,他们边走边考察云南的土壤环境,这个过程其实也是武藤传太郎在考察瑞鹏。武藤先生发现瑞鹏不仅热爱农业,而且愿意身体力行地将他那一套日本自然循环农法传承并落地中国。

06 拷贝

武藤在瑞鹏身上看到他对农业的热爱和对这项事业的决心

不能当面交流的时候,武藤传太郎会通过电话和瑞鹏交流,对他口传心授,如何经营农业,如何做人。

“这个世界上,要做事情,人的问题一定要解决掉。”瑞鹏回忆武藤传太郎亲授的经验,对应在做农业这件事上,要学会处理自己和员工、和农户以及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现在回想起来,瑞鹏觉得如果自己很功利的话,师父武藤肯定会毅然地和他切断联系。

 

土壤改良剂——大地的修复工

 

做农业种植,如果解决了土壤的问题,就等于解决了80%的问题,剩下的就是寻找好的种源以及其他问题的梳理。

瑞鹏从零开始跟着武藤学习识别土壤。一路上武藤边看边讲,而瑞鹏就随手抓一把土壤,辨别其是粘性土还是沙性土,辨别其酸碱性,甚至有时候,还会用舌头舔一舔。因为学习,他吃了不少土。

07 拷贝

“吃土”的瑞鹏

其实辨别土壤有专业仪器,但在早期,武藤希望在没有任何机械仪器、化学农药的情况下,教会他如何种植。

在一年的考察中他们发现,因为施肥、栽种培植方法等因素,这里大部分农田的生态平衡已被打破。但其实,日本的土壤也遭到了严重破坏,而武藤依然能种出日本最好的稻米,最关键的秘诀就在于他研制出了土壤改良剂,对土地进行修复改良。

武藤还带着瑞鹏考察了日本最好的农庄,这里的整田像艺术品一样细致而规范,每年什么时候施肥,让田地休息多长时间,包括整个栽培过程都会进行绝对严格的管理。

 

师父去世,瑞鹏想到过放弃

 

2012年,对于瑞鹏来说如同“世界末日”,这一年武藤传太郎因心肌梗塞去世。这位领路人留下了一大堆亟待瑞鹏去完成的功课。

但这项事业需要投入巨大的成本,瑞鹏几乎已经没有钱继续投入土地。事实上,从瑞鹏从事农业以来的这七年,他都没有给自己发过工资,但对他来说,还需要支出员工工资,每一季度的土壤改良剂制作成本,以及其他额外投入。

不过好在,过去十年的旅游从业经历对他帮助不小。从事旅游行业的时候,他经历了很多事情,小到应对投诉,大到面对旅行团成员的生死,长期应对突发状况让他拥有了强大的抗压能力,以及理智解决问题的能力。

08 拷贝

专注的瑞鹏

现在回头去看,武藤的突然离世让他正视如何将日本一流的自然循环农法落地中国,他也真正理解到老师所说的,只要认真投入地做事,便能聚集一批优秀的人。

安美农场固定员工有九位:热爱农业的海归夫妇、经历过失败从头再来的生意人、还有云南民间的种子高手等。云南省盈江县种业公司的厂长杨建忠也带着自己一生对种子的探索和发现,跟瑞鹏开始了合作。

同时,与安美农场合作的独立农户也都初具规模,这些农户对农业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被瑞鹏聚集起来的人都和他性情相似:对农业有偏执的爱,并且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

 

首批300份“瑞米”尝鲜,幸运的人是你吗?

 

瑞鹏从盈江县的30万亩土地里万里挑一,优选出30亩稻米试验田,这批稻米在秋收之后问世,但只有幸运的300人能尝鲜他的首批“瑞米”。

过去,武藤传太郎在日本种的稻米“富士山之梦”,都会在收割之前售罄。售出的稻米通常委托给农场存储,对温度、湿度等进行良好的控制,以保证加工后的米最好吃。

瑞鹏今年秋收的稻米,通过机器收割、色选、去壳等步骤之后,出来的大米还有3%-5%的碎米,且存在部分色差,于是他专门聘用当地农妇进行大米的人工精选,保证每一粒米都完整漂亮。

9 拷贝

每一粒瑞米都由人工精选出来

同时,为了保证大米的营养价值,他在颜值和健康方面作了平衡,牺牲部分色相,保留了大米的胚芽。

“瑞米”仅仅是一个开始,瑞鹏仍然会以“为家人和朋友耕种”为初衷继续走下去,将来他打算在盈江优选300亩到500亩最适合的田地来种稻米。为保证米的质量,他选择一季稻和其他农作物轮作,既让土壤拥有自我修复力,还能种植其他瓜果蔬菜。

本期售卖现已结束,敬请期待Enjoy Selection第二期

 

“和你一起研究如何把钱花得漂亮”
我们的微信号:caixin-enjoy
我们的网站:www.Whyenjoy.com
我们的Mr.Why:mister-why

“会花钱的人都在这里”
我们的APP:识趣(点此下载)

qr-all-200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