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做得很时尚,但消费升级并不完全是时尚

10个月前

赵伋经常被问起这样的问题:财新传媒,一家财经媒体集团,为什么做消费,为什么做时尚?“他一脸无辜:“但其实我们做的跟时尚并没有什么关系。”

2016年财新峰会雅趣专场上,财新雅趣CEO赵伋把消费和时尚撇清了关系,并重新表述了消费和时尚的定义。

0

财新雅趣CEO赵伋在财新峰会雅趣专场上

2013年,赵伋带领的团队在财新传媒内部孵化出新媒体生活方式品牌“Enjoy雅趣”,3年多以来,Enjoy雅趣已经成为优质消费人群、新中产人群的消费决策入口,结合优质内容和创新的产品形态,为用户提供选品、消费经验、知识和管家式服务。

因为做出来的产品“逼格”比较高,所以很多人会以为雅趣是个时尚领域的平台。

但赵伋和雅趣团队不打算背这个高大上的“锅”,他觉得,与其说我们是在做时尚或生活方式,不如说说雅趣是在打造一站式消费入口,这种说法更靠谱,更让用户感到踏实。

“为什么要做消费?”雅趣继承了母公司财新传媒集团长期服务优质人群的经验,而这个团队服务于中国最优质的用户群体的这些年,恰好是经济高速增长时间段。

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雅趣团队凭借着十余年的职业敏感,看到了一些“可能性”:“在刚刚过去的一轮经济增长末期,我们或许还能抓到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消费升级,而这个小机会终将变成大机会。”

 

消费升级必然不是越贵越好

这种可能性的背后,有一个全球范围的时代大背景。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熟谙世界经济的赵伋和雅趣团队看到,“消费升级”在发达国家中早已发生,并且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历程中扮演过极其重要的角色。

比如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20年代的法国、90年代的日本。他们的“消费升级”的过程特别像:在这个阶段里, 国家刚刚经历过一次蓬勃的经济上升期,并进入到平稳发展期,消费者普遍拥有大量的可支配收入,同时,对生活的安全感越来越弱,物质需求和要求却越来越高,所以在这个阶段,人们的共同选择就是,“我们消费、用力地消费,买好东西让自己开心,让自己满足”。

2

无印良品倡导的“极简主义”,更是一种生活的哲学

比如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日本经历了严重的能源危机,90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崩溃,从此进入“失去的十年”。你肯定会觉得,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吧?其实不然,消费领域的很多机遇恰好就孕育在经济萧条的这十年里。

在经济即将面临崩溃的80年代,当时的日本消费者不仅要求商品有好的品质,也希望价格从优。在这种情况下,“无品牌”概念在日本诞生了。1980年,木内正夫创办了“无印良品”公司,这些产品包装简洁,迅速获得了消费者的拥趸。

你觉得无印良品只是一个品牌吗?不是,它倡导的“极简主义”,更是一种生活的哲学。它抓住了消费升级的机会,站在了一个以消费为中心的新时代的前沿。它不强调所谓的“流行”,而是以平实的价格还原了商品价值的真实意义,并在似有若无的设计中,将产品升华至文化层面--而这,恰好是消费升级的本质所在,贵不是唯一代表价值的方向, 到了这个阶段,我们购买一种商品的同时,是在选择一种价值观,一种生活哲学,一种消费者自我觉醒的价值观。

 

消费是打破阶级的方式

“消费让人们在打破阶级时有更大的勇气和把握。”在谈到消费的长期影响时,赵伋这样讲道。阶级本身是保证安全感的,我们可以对“中产”、“贵族”、“新贵”等概念嗤之以鼻,却无法否认阶级的现实存在。在这样的现实下,“所有努力的人都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试图挑战阶级,打破阶级,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这和网游里面的买装备非常像。”他做了一个更容易理解的比喻。

3

Enjoy雅趣官网

另外一点,则是各种“套路”层出不穷。“从去年年底开始,越来越多面向消费领域的品牌都在试图拿套路去套我们,”赵伋说,“套的东西很具体,并且重复度非常高。”这些“套路”,包括“逃离北上广”式的定期逃跑,包括付费打卡,也包括今年3月开始的“古典音乐热”。

这让他在消费的同时也感到失望,因为这些套路之所以大量涌现,本质上面对的就是这些具体生活上的问题--孤独、逃离、沟通障碍、对抗、希望、安全感,每一类都有具体的表现。“其实大家可以去分析一下微信上火爆的内容,朋友圈里到处传来传去,绝大部分都可以和这些危机的原点对应。”

“2014年之前,用户还是很容易被营销给打动的。”赵伋说,在那个时代,消费者买东西时会选择相信广告里面说的话,选择相信品牌讲的故事,选择用情感去驱动自己。但在2014到2016年这两年时间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把所有品牌的故事剥离掉,解剖每一个产品。“要把手机拆开,要完整地拆解每一次旅行的过程,把每一个节点告诉你到底好还是不好。”

“这就是‘祛魅’。”

Enjoy雅趣是在“祛魅”时代即将到来的2013年诞生的。赵伋一度也认为“祛魅”的方式是最终的正确立场,但这种方式越来越多之后,刻板、机械的一面也不可避免地呈现出来。

“作为消费内容平台,是否选择 ‘祛魅’,对Enjoy雅趣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他说,“我们关心的是这个‘祛魅和形而上’的循环周期有多长,关心的是这个周期到来之前我们可不可以提前做一个预判,并在这个过程中起到正向作用,真正的帮到消费者和品牌方。”

是否“祛魅”只是对于服务用户的手段与途径的争论,而真正的目的在于用户本身。归根结底,Enjoy雅趣关心的还是“用户到底要什么”。“我们希望能够为即将形成的中产阶级提供一种基于产品优选的管家式采购服务。”赵伋说,“如果做一个简单的类比,我们希望做一个普世版的运通百夫长,而我相信,这些努力的中产阶级,完全有资格、有能力去享受这种服务”。

745464458548784607

运通百夫长

“很多人说你一个做消费的,有的时候还要跟生活方式、时尚有关系,你关心那么多普世价值的问题干什么?”他用一个设问句作为发言的结尾,“我想我们不是在做一个单纯的、所谓生活方式的媒体, 我们做的就是生活本身,因为雅趣就代表了新生活。”

 

“和你一起研究如何把钱花得漂亮”
我们的微信号:caixin-enjoy
我们的网站:www.whyenjoy.com
我们的Mr.Why:mister-why

“会花钱的人都在这里”
我们的APP:识趣(点此下载)

qr-all-200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