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美食的总统根本治理不好法国嘛 | 2017法国大选

5个月前

对法国人来说,吃是大过天的事情。管理一个有246种不同奶酪的国家,对于一代枭雄戴高乐来说,都是难题。而一个不懂美食的总统,法国人民是肯定不会接受的。

duijue

勒庞v.s.马克龙

法国作为欧洲最重视饮食的国家,在吃这件事上从来走的是“自上而下”的道路。昔日的封建君主在宫廷内大力研发饮食,如今法国的政治家们也纷纷将饮食作为内政外交的武器。

欲赢民心,先赢民“胃”

饮食与政治,是由经济水平决定的双生儿。

每当法国陷入经济低迷,国民对未来缺失信心,极左翼或极右翼政党就可能在竞逐总统的道路上获得更高的呼声。因为法国是农业大国,民粹政客须贴近农民,以获得更多选票。

勒庞作为极右翼民粹,为了获得底层民众的支持,亲身造访Rungis国际食品市场,大力呼吁人民选择本土食材,提振内需。

2

勒庞在农贸市场肉摊前与民众互动

回看萨科齐时代,总统候选人波维作为反对全球化运动领袖,主张抵制洋快餐入侵、保护法国本土饮食,还带领抗议群众推倒了麦当劳。

其实,法国政府在吃这件事上下文章,早已不是新闻。

18世纪的美食家布里亚-萨瓦兰曾说:“餐桌上看得到政治的精髓”,在法国历史上,政治家与美食的故事比比皆是。

“以吃治国”才是法国政治的精髓。

当法兰西共和国还是波旁王朝的时候

在波旁王朝历代君主的领导下,法国逐渐成为欧洲霸主,各领域的社会文化都得到飞速发展,饮食文化可说是走了一条“自上而下”的发展道路,并确定了以宫廷饮食为引领的高雅、奢华风格。

以下几位君主以及君主夫人,在法国的美食史上可圈可点。

亨利四世

法国波旁王朝的首位国王——亨利四世就是个吃货,他发布过的最影响深远的政令就是——“每个臣民每周都要享用一次炖鸡。”

路易十四

到了路易十四就更夸张,他不仅自己食量惊人,能把吃上升到理论高度。“太阳王”雇佣农学家在凡尔赛宫的菜园里选育优等作物,还主持编纂了食谱《汤典》,真是吃货君主的典范。

路易十四之后,法国由盛转衰,其后的两位君主算不上出名,倒是他俩的女人们更吸引眼球。

蓬帕杜夫人

路易十五的情妇当年上位,就是靠改名——她依照当时上流社会吮吸牡蛎的声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蓬帕杜”。

后来她不仅靠精湛的巧克力甜点烹饪手艺赢得了路易十五的胃,同时还创造了以“蓬帕杜”命名的皇家巧克力蛋糕,从而在法国美食史上,千古留名。

除了甜点,蓬帕杜还是品酒名家,她大力推广了拉菲、酩悦等法国品牌,只可惜在一场与康帝亲王的竞拍中失利,否则“罗曼尼·康帝”可能也要改名叫“罗曼尼·蓬巴杜”了。

玛丽皇后

玛丽·安托瓦内特即是绝代艳后,也是“赤字皇后”。人们知道她是因为那句“民众吃不上面包,那就让他们吃蛋糕呀”的名言,堪称法国版“何不食肉糜”。

玛丽·安托瓦内特喜爱甜食,促进了法式糕点艺术的发展;除此之外,她为了保持玲珑有致的身材,饮食相当清淡朴素。

总之,如果没有波旁王朝的那200年基础,如今法餐也不会在美食届坐稳头把交椅。

法兰西共和国不懂美食的总统也玩不转政治

法国历史上政体多次改易,目前的法兰西共和国通常称为“第五共和国”。由首任总统戴高乐至即将卸任的奥朗德,共历7任。

这将近60年光阴,每位总统都留下了传奇的美食故事。当然,一个不爱美食的总统,是无法受到法国民众的爱戴的。

第1任戴高乐

任期:1959-1969年

戴高乐无疑是法国历史上最受爱戴的领导人之一,他激励法国民众在二战沦陷后继续奋战,又在满目疮痍的战后带领法国重新成为欧洲大陆的领导力量。

或许是因为生命中大多数时期,戴高乐都身处行伍、或是国家面临危急存亡之秋,始终无暇贪图飨宴,因此没有留下太多与他有关的美食故事。

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在谈到法国紊乱的政治管理时,说道“你怎么管理一个有246种奶酪的国家?”——事实上,如今法国的奶酪品种早已超过1000种。

第2任蓬皮杜

任期:1969-1974年

冷战时期法国是西方世界中,对新中国最友好的国家。1964年,戴高乐时期的法国宣布同新中国建交,是西方国家中的首个;1973年,蓬皮杜总统亲自访华,仍是西欧之首。

蓬皮杜访华期间举办的答谢宴会,食材统一从法国运来。但尴尬的是,中国胃不适应法餐,会后有数位周总理的领导班子拉了肚子。但还好,因为餐后的法国葡萄酒起到了杀菌功效,领导们仅仅是拉肚子,没有严重的食物中毒。

蓬皮杜是个知名的美食家、艺术家,主张“饮食表现文化”。从他开始,爱丽舍宫的宴席菜色从总统夫人参与制定,变成了由总统亲自拍板。据说,他最爱的一道菜,是家乡的炖内脏,还总用这道重口味菜肴来招待记者。

第3任德斯坦

任期:1974-1981年

德斯坦在任时适逢“新烹饪”运动兴起,法国国宴的风格也开始转向清淡调味、原味主义。在1975年颁发荣誉军团勋章的宴席上,德斯坦专程请来食坛耆宿保罗·博古斯负责餐点。

博古斯在这场宴会上创作了以总统命名的V.G.E松露汤,至今都是他的看家名菜。

songlutang

第4任密特朗

任期:1981-1995年

密特朗是第五共和国历任总统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也是最有争议性的一位,他的不少政治成绩,都是在罹患癌症之后取得的。

至于美食,法国总统里或许没谁比他更能顶起“老饕”的头衔了。密特朗生前痴迷生蚝,甚至到了为了吃口生蚝,竟在一次演讲时整整迟到了两小时。

于是,在一次同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的国宴上,就加入了两位总统都很爱的生蚝。当时正逢东欧剧变后,世界格局重新洗牌,奉行“戴高乐主义”的施密特,用“生蚝”拿下了老布什。

就连离开这个世界,密特朗都采取了一种饕客专有的形式。

在离世前的夜晚,密特朗在一场私宴中享用了“最后的晚餐”,菜色包括生蚝、鹅肝、阉鸡,以及圃鵐——这是一种整只烹调、食客用餐巾蒙住头、连骨吃下的小雀,但因濒危而被禁止捕食。

mengtou

法国食客蒙头吃圃鵐的囧照

一名前总统,竟然为了口腹之欲而不惜触犯法律,这或许是他死前最后的任性吧。

第5任希拉克

任期:1995-2007年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川菜,才有了希拉克当政时期的中法关系的“黄金十年”,还是因为与中国建立了“黄金十年”,才让这位总统爱上川菜。总之,他在任期间多次访华,尝遍中华美食,对川菜赞不绝口。

希拉克对美食挑剔是出了名的,在巴黎与伦敦竞争2012年奥运会主办权期间,希拉克在一次同普京、施罗德的会面中公然嘲讽英国佬:

“英国菜是世界上除了芬兰菜之外最糟糕的食物,尤其是苏格兰国菜哈吉斯。你怎能相信烧饭这么烂的人?他们对欧洲农业的唯一贡献是疯牛病”。

zhongqiang

被点名批评的哈吉斯——羊杂填馅布丁

一句话得罪了数个国家。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果断怼回,而且芬兰无辜躺枪,在芬兰民众中引起轩然大波。

最有意思的是,当时欧洲议会议有个议员叫斯图布,是芬兰人,他的老婆恰恰是英国人,于是夫妇二人调侃希拉克,特意邀请希拉克来他家品尝芬兰和英国食物,不过希拉克并没有回应。

p.s.希拉克在他的连任竞选中,击败的对手是让-玛丽·勒庞——也就是本次大选的候选人玛丽娜·勒庞的父亲。

第6任萨科齐

任期:2007-2012年

或许是因为娶了个会来事的名模老婆,人们对萨科齐的私生活格外感兴趣。英国《每日邮报》称其在美食上一掷千金,每天的餐费高达1万英镑,相当于一天吃掉10万人民币的大餐啊。

不过,尽管萨科齐饮食奢侈,却不贪嘴。他为了保持自己的身材,主要吃白肉和蔬菜,尽量不吃奶酪和甜点,也不喝酒。为了减肥,他还下令将奶酪从爱丽舍宫的餐单中“驱除”。

萨科齐在任期间,对法国食界还有一个大贡献:在他的大力支持下,法餐成为首个成功申请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饮食体系。相比之下,中餐多次申遗却屡屡铩羽而归,原因确实值得我们反思。

第7任奥朗德

任期:2012至今

曾经爱丽舍宫的宴席令人憧憬,充斥着法国最高级的珍馐;但面对着持续低迷的经济局势,奥朗德虽然同萨科齐政见不合,却也只能延续政府的清俭作风。

奥朗德为表与民共度时艰,宣布从菜单上删去鱼子酱、龙虾等高级食材,甚至连巧克力都不能幸免,还拍卖出售了爱丽舍宫窖藏的不少名酒。对比崇尚奢华饮食、人称“鱼子酱派”的密特朗阵营,真是江河日下。

唯一的例外,是在裁减多种食材的同时,奥朗德把被萨科齐砍掉的奶酪又偷偷加了回来。

法国第一轮投票结果,马克龙以23.54%的选票率,险胜勒庞(22.33%),媒体爆料称马克龙在初选获胜后,选在一瓶香槟要价将近2000人民币的巴黎圆亭咖啡馆(LaRotonde)办庆功宴,还是有点儿脱离群众的。

47022666

巴黎街头的LaRotonde

目前外媒选情预测称马克龙赢得大选的胜算略高于勒庞,也许是因为马克龙的名字Macron与法国著名甜点马卡龙(Macaroon)发音相似,也许法国人民会真的因为他更能把法国美食精髓发扬光大而投他一票吧?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