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意大利厨子,是如何变成油腻中年的

公众号:喜喜见闻
1年前

大家好,我是Federico,那个北漂的意大利厨子。截止到11月中,我已经在北京这座城市生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除了自己在家做意大利菜之外,也品尝了一些胡同里著名的苍蝇馆。对于这些苍蝇馆出品的中餐,我有话说。

 

胡同苍蝇馆:呵呵?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晚上我和刚认识的几个意大利人去酒吧喝酒,恰巧看到酒吧里放着几本英文版的直投杂志,上面全是关于北京吃喝玩乐的免费信息。我赶紧顺了一本儿,揣在怀里带走了。


环境非常国际化,很多朋友签到。

 

回家躺在沙发上研究了一下,发现老石饺子在北京的知名度非常高:不仅已经连续开了三家分店,而且一到饭点儿人就乌泱乌泱的(新学的,牛逼么!)该文章也用了很多溢美之词赞扬这家饭馆,比如皮薄大陷儿,鲜嫩多汁等,光看描述就已经非常想吃了。

 

我和喜喜表示,下次我再和那帮意大利哥们儿聚会的时候,就和他们约在“老石饺子”。

 

喜喜抬起忙于写稿的头,看了我一眼,给我的答复是:呵呵。


在网上一查,人山人海,准错不了!

 

接着往后翻杂志,一会儿又看见编辑推荐另外一家胡同餐馆,是大名鼎鼎的张妈妈特色川味馆,它最开始也是开在胡同里的苍蝇馆,慢慢做出知名度后,连续开了三家分店。文章还提到,因为是来自四川的苍蝇馆,所以以辣为主打,配图也都是满眼的红辣椒和红油,刺激着我的味蕾。

 

我和喜喜提议我们找一天去吃“Ma Ma Zhang”,她又抬起头,给我的答复还是:呵呵。

我们和刚来北京的Jah听音乐喝酒

 

一周之后,我决定带我刚认识Jah一起去。他来自英国,刚来北京两周的时间,对北京和中国的食物充满了好奇和新鲜感。你们知道的,英国除了“炸鱼薯条”还有什么呀。

 

于是我就以“老大哥”的姿态带他钻进了这两家苍蝇馆。

 

从馆子里出来后,我俩面面相觑,总的来说就是两字儿:失望。尤其是从Ma Ma Zhang家,吃完了满身都是油烟味,肚子里也全是不明来源的辣油,我们彻头彻尾变成了两个油腻的中年男子。

 

为什么这么说?

 

原因一:食材不正宗+不健康

 

先打开“石先生”家的菜单,发现前半部分是改良后,迎合外国人口味的饺子,馅料多为罗勒和猪肉、牛肉、鸡肉等不同肉类的搭配组合,但无一例外都融入了奶酪这一元素。并且论份卖,每份可以自选两种馅料,数量为12个,价格为煮饺80,煎饺85。

 

光看价格我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分外怀念我家楼下阿姨自己包的饺子,一盒20个才13块钱。

 

Jah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这个“老大哥”,小心翼翼的问我:“我听说中国人不是不吃奶酪吗?”

 

我:“咳,这是给咱们外国人吃的。”

 

等翻到后面,我释然了,后面是正常普通的中国式饺子。

 

我俩肯定不可能像那些初来乍到的老外,点那些充满了奶酪的“假饺子”啊。

 

于是点了:

 

*猪肉酸菜特色三面煎:类似锅贴的样子,但是前后不封口。满怀期待咬了一口,根本不是宣传的皮薄馅大,那皮儿硬的差点没崩掉我在意大利刚花了500欧修好的牙,可吓死我了。


三面煎,最后只好把馅“掏”着吃了。

 

*猪肉茴香饺子:并没有吃到茴香的味道,而且其中还混杂着青椒。

 

*羊肉大葱:甜。

 

*酸辣汤:不辣也不酸,甜。

 

*日本豆腐:也是甜的,因为加入了番茄酱。

 

……

 

Excuse me?

 

在中国吃迎合外国人口味的改良中餐??


求你们了,去吃真正的中国饺子吧。

 

再来说下Ma Ma Zhang的特色招牌,钵钵鸡。我看照片之前,还以为是一个叫做“钵钵”的容器里面放着炖好的,飘着香味的鸡肉呢。结果上来一看,一个大碗中装着2/3的红油,上面还漂浮着无数的白芝麻粒儿。


相当可怕,感觉不同的丸子都是一个味道。

 

连比带划,终于明白了,想吃什么就去冰柜自取那些串好的签子,然后把串着食物的签子放在大碗里,泡一会儿就能吃了。

 

很多签子上面串着身份不明的食物,我斗胆拿了几个,应该是……能吃的吧。

 

结果也不知道我们吃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根本吃不出食材本身的味道,也不知道到底新鲜不新鲜,所有的东西就是辣、辣、辣。哦,对了,还有麻。

 

原因二:服务和环境需要改进

 

石先生的饺子店环境尚可,可惜就是服务员态度不好,总是给人冷冰冰的感觉,对客人的回应也不是很热情:不是抬头看电视,就是低头玩手机。

 

Ma Ma Zhang就更可怕了。

 

首先,我俩刚一进去,就差点被油腻腻的地板滑一跟头,幸好我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我前面一把快散架的椅子;

 

其次,桌子上蒙着厚厚的一层油,不知道这油已经在这积了多久了;估计再厉害的油污克星在它面前也没戏。

 

再次,前面的服务员刚收拾了桌上的碗筷,后面的就掏出了抹布,打算清掉桌上的残渣剩饭。我看着她手里飞舞的不是抹布,而是已经有着两百年历史的文物,早就看不出它前世是什么颜色了。

 

还有在收拾这些签子的时候,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服务员捡起来就拿去了后厨,想想地上的油垢,再看看四周的环境,也不知道我们撸的签子到底消没消过毒。

 

结论:苍蝇馆子难以保证食物质量

 

吃了这两家口碑和人气都非常旺的胡同馆子之后,我放弃了继续尝试的愿望。这些苍蝇馆子根本就不像杂志上面描写的那么美味和美好。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很多开在胡同里的馆子本身就是靠低廉的价格来吸引顾客,考虑到成本压力,在食材上也自然不可能有保证:不明来源的添加剂,可疑的食用色素,吃了一直让人不停喝水的味精鸡精,这些都可以增添口感,但是付出的却是健康的代价。

 

作为一个意大利人和厨子,在我的认知概念里,就应该吃食材本身的味道。


牛排,吃的时候加入一些海盐和黑胡椒,即可。


这也正是意餐烹饪的原则——在保持食材原味的基础上,只放入尽可能少的调料,比如盐、黑胡椒、迷迭香、百里香等,让食物更加可口口感也更加丰富,而不是本末倒置,用佐料和酱料抢尽食物的风头。

 

我当然也爱中华美食

 

但是也别误会我这个老外就不喜欢吃中餐,对于一些中国菜,我也是爱的死去活来的,比如:

 

*烤鸭,在意大利,我们会把鸭胸煎来吃。而中餐的鸭子则先放入烤炉烤制,之后卷进荷叶饼,搭配甜面酱和黄瓜丝或者葱丝来吃。我爱它,因为不仅吃起来非常有仪式感,而且酱香衬托出烤鸭的香味,而葱丝或者黄瓜又很好的去掉了油腻感。


分甜、咸两种口味,我更爱吃甜口的。


*喜洲粑粑: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旅行的时候,在云南喜洲偶然吃到的。吃过一次之后,我就一直念念不忘。它是用玫瑰花瓣做成酱料,里面混杂上红糖,在路边的大炉子中烤制,玫瑰的新鲜混杂着红糖的甜美。那一刻,我都想让喜喜把我的护照卖个好价格,就此“黑”在喜洲,吃一辈子喜洲粑粑。


喜喜姥姥的炸酱面,简单又好吃。

 

*炸酱面:我当年可是用一碗炸酱面征服了喜喜的心。最后我终于在北京吃到了喜喜她姥姥做的正宗炸酱面:用小火煎的外焦里嫩的猪肉丁,裹着黄酱和甜面酱,舀上一勺,再搭配上各类菜码,有荤有素,咸淡皆宜。吃下第一口,我就知道意面和炸酱面之间的灵魂是相通的。

 

还有,不瞒您说,我现在还能生吃大蒜,两碗面能吃下四瓣蒜。这才叫真正的入乡随俗呢!

在家吃火锅,也是适合冬天做的事。

 

不过,中国的食物太博大精深了,我迄今品尝过的也就是“冰山一角”,也许吃惯了清淡食物的我,那些重油重辣的中餐不适合我的口味。中国地大物博,各地的文化、风情不同,美食也自然是千差万别。暂时挥别了苍蝇馆的我,还需要继续尝试其他地方的中国美食,才能更好的理解中国饮食文化。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