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美食的欲望终止在排队买到的那一刻

一枚编辑狗
5天前

要说今年在吃吃喝喝上有什么关键词,那一定是“排队”。


以喜茶为首的人民广场“四大神兽”叱咤风云,什么东西一变成网红就进入一种非理性繁荣,也不知道是先红了再排还是被排了再红的,反正现在泡沫还没破,排大队的不正之风已经刮到大江南北。


为什么排队?是真的闲得没事干吗?


因为,排队买喜茶的每一分钟,都将换来朋友圈的一个赞。对“生存”在现实里、“生活”在朋友圈的现代都市新中产来说,一杯喜茶,就是“我是弄潮儿”的有力宣言——


通常拍照时记得将那个小人logo对着镜头,并且露出白皙的手指(最好美个甲)。对了,一定记得加个定位,如果是在北京三里屯黑金店,还能多加一分。



当然,从没有品牌的街边奶茶店,用一个简陋的塑料大勺从更简陋的塑料大桶里舀出来一大勺不明成分的粉末冲出来的几块钱的珍珠奶茶,到确实采用上好原材料和精心研制的工艺配方,更好喝了自不必说。


但喝喜茶,喝的更是一种仪式感和身处某一群体的安全感。


我以吃喝定义自己。吃什么、喝什么不仅会改变我的生理成分,更会改变我外在的社会形象(或暴露我的社会地位?)。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像意大利人瞧不上星巴克,英国上层喝下午茶绝对不加糖。



网红食物群体崛起之后,食物和阶层身份甚至自我认知的关系变得扑朔迷离——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冲破了,新的势力在萌芽。背后,则是掺杂着营销学、社会学、心理学等等好复杂的一堆原理,我们得具体案例具体分析。


说排喜茶是因为颜值高、朋友圈able吧,那如此追求(伪)健康轻食的现代都市新中产们排热量一看就爆表的鲍师傅又是为了啥?哦,可能是为了怀旧吧。



说到中产标配食物,牛油果一定逃不了。当今年以来搞事情不断的肯德基推出“牛油果香辣鸡腿堡”时,那些天天在 instagram 上晒牛油果健康餐的博主们内心一定是崩溃的,某一块神圣的领地被侵犯了。


但是,加了“牛油果”就不是垃圾食品了吗?呵呵。吃了牛油果就是“城市中产”了吗?再次呵呵。




还有一些食物因被冠上“减脂”的功能而走红。毕竟,减脂是一项终身事业,身材本身当然也是问题,但包括健身、减脂等一系列对身体体现控制力的现代社会活动,基本已经上升到对精神世界和整个人生的掌控了。输了你还有TA,再不济还有猫,输了自己的身材,才是等于输了全世界。


减脂食物,很有可能也是谎言和套路满满,需要极强的科学素养加以鉴别。哎,真的好难。





说到科学素养,我真的不是瞎吹的。比如,如果你化学比较好的话,你才能喝上高智商人群最爱的“气泡水”,因为那样,你才能区分以下三类水:


苏打水 =纯净水(人工) + CO₂/NaHCO₃

人工气泡水 =矿泉水(天然) + CO₂/NaHCO₃

天然气泡水 =自带气泡的天然水


它的走红也是顺应了(至少看起来)健康的时代潮流。



还有一直想打败牛油果成为网红水果之王的榴莲,一小撮人对它的蜜汁迷恋,也是有科学道理的:


那让人欲罢不能的臭味来自各种硫化物,而这臭味中又混合了一些奇特香味——比如奶油香气来自3-羟基-2-丁酮,酯类则是苹果香、菠萝香等多种水果香气的来源。




牛油果、抹茶、榴莲、气泡水、肉松、奶盖茶、奶酪包、减脂可乐……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红的是谁,也搞不清楚它是怎么红起来的,就像安迪·沃霍尔说的,谁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

“我要红,我要红,我要红”


反正,排,就对了。


就当是见证这个时代吧。吃过总比没吃过强,爱过总比没爱过强。


被生活无数次暴击,却对美好生活保持向往并为之付出行动,哪怕不理性,哪怕被忽悠,却依然坚持,这就是新中产的可爱之处吧。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