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了趟纽约维秘旗舰店,发现自己竟然是32D

19天前

caixin-enjoy

今(昨)晚,一个成功的时尚从业者的标配是拿着一本《Wallpaper》出现在维秘的现场。


雅趣好朋友—— 中国直播榜老大 @姜一 如是说。


没错,昨天晚上,半个朋友圈都围堵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


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


维秘首来上海,各路KOL着 “鸡尾酒会礼服”,齐聚一堂。一张门票炒到天价,随后,奚梦瑶惊世一摔,让微博爆炸、朋友圈沸腾。


于是,又一场年底大戏热闹闹、乱哄哄地落下帷幕。


维秘大秀邀请函


嗯,这很美国。


但40年前,维秘的诞生,却并不是个典型的“买不到内衣而怒成设计师”的老套美国梦。


30岁的加州好男人 Roy Raymond 打算给老婆(他老婆不叫 Victoria,叫 Gaye)买内衣,于是进了一家百货大楼。


到了内衣店附近就开始紧张焦虑,束手无策,不但找不到正确的款型和尺码,也不好意思向店员求助,并遭遇店员和其他顾客的各种白眼。


Excuse me ? 男人给老婆买内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于是,这位斯坦福高材生东拼西凑了8万美金,在旧金山的斯坦福购物中心开了第一家维秘内衣店,目标受众是—— 给老婆买内衣的男人 


至于为啥叫“维多利亚的秘密”,Roy 自己的解释是,“ 希望有一种高贵又神秘的感觉”,所以早期内衣店的装潢仿照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设计 —— 以繁复华丽的蕾丝窗帘、红丝绒沙发、雕琢精致的木头和东方地毯作为店铺内饰。


早期维秘装潢


但是,现在的维秘给人的感觉既不高级,也不神秘,辣眼睛的亮粉从来都不是”高级感“的代名词,可以说跟初衷背道而驰了。


也许,受欢迎的永远是价格寻常、众人可负担的品位?


现在的维秘,亮粉是主基调


这家最初为男人打造的内衣店,并无高级感,而且也不靠品质和舒适度取胜,那为啥还火成了“现象级”?


直到我亲自去了一趟纽约曼哈顿的维秘旗舰店,像配眼镜一样挑bra,走了3个标准流程,耗时2.2小时,被2位员工轮流服务后,我才发现,在这里挑bra的过程,也许是真正的亮点?


这家维秘坐落百老汇 1328 号,正对百年老店梅西百货,与曼哈顿地标帝国大厦斜街相望,一副“我就是曼哈顿中心”的霸气感。必然,在这个地段落店的,是维秘全球规模最大的一家旗舰店。


维秘旗舰店外观


上下三层,维秘天使巨幅海报镇楼,提神醒脑,来往行人无不侧目。


进去后气氛立即暧昧了起来,黑色配桃红,Bruno Mars的背景音,白色昏暗灯光,贯穿上下的LED屏循环播放维秘秀,瞬间以为自己在夜店。



地下一层是年轻线 Pink,除了内衣、睡衣和运动服之外,还兜售面膜、化妆品、香水等周边。一层以展示为主,而二层有很大一部分区域粉红色的试衣间。


step1 登记 + 目测


最开始,一位叫 Roula 的金发大妈来接待我,听口音像是西班牙人,虽然青春不再,但满面红光,可能是因为工作愉快,毕竟每天都在测量女性的胸部。


她给了我一张卡片,一笔一划的写下我的名字,样子认真,虽然还是拼错了。



随后,她对我的胸围进行“目测”,又拿出卷尺测量隔着衣服对我的上胸围和下胸围进行测量,并在卡片上记录数据。她说,这张卡片就是我的 mini 档案,充满了仪式感,每位来店里购物的顾客都会有这样一张专属卡片,来进行信息备案,这项传统是当时维秘采用邮购模式留下来的。



早期的维秘内衣邮购手册


初步测量后,她在卡片的左上方写下我的预估 size :34 C。并把我移交二楼一位叫 Lizzie 的黑胖姑娘。


step 2 人工精准调试


是的,于是我就在二层的粉红试衣间里开始了“人工精确调试”。


独立的粉格子试衣间,迎面一个落地镜,Lizzie 按我的预估 size 拿了一件基本款 bra 让我试穿。穿好后,按门旁边的黑色按钮呼叫她,她会转着圈盯着我看,检测 bra 与身体的契合度,并进行手动调试。


当然,为了跟你拉近距离,Lizzie 会一口一个 darling、baby、dear这种词来称呼你。她在我身前身后转了大概3圈,摇摇头,就出去了。


留下我在粉色格子里,对着落地镜,不知所措。


这时候她突然敲门,并拿了个 34 D 给我,后来的10分钟,我们又重复了上述环节。


她想了想,又出门,在巨大的测试柜中翻出了一个 32 D, 并信心满满的说,“ That will be your perfect match”。


我全程基本没说话,听从她的指挥。于是,关门,脱,穿,开门,Lizzie说,“对,你就是32 D”。


粉红色的试衣间


我竟然是 32 D ? 还真有点惊喜。


确定尺寸,下一步就是确定款式和颜色。Lizzie 从维秘4种基本款中分别找出一件,拿给我挨个试穿。


你可以自己决定,当然也可以按黑色按钮,一键呼叫 Lizzie 帮你参考。


这种先不看款式名称,完全按照自己的身体感受来挑选bra的过程还挺有意思。盲测4款,我选中了最舒服的那款,Lizzie告诉我,那款叫“illusion wireless”,无圈无托。


step 3 按图索骥


于是,Lizzie 又把我移交 Roula,她带着我去展柜前,看不同颜色的陈列。我一眼看重今年秋冬潘通发布的暗云衫色。于是 Roula 开始“按图索骥” —— 那些抽屉都标着序号,像是纽约地图,横着”street”,竖着“avenue”,于是我在第三排的第四个抽屉里定位了我想要的 perfect bra。


让我惊讶的是,这家店里确实有一些男性顾客,有的是陪女伴一起来,也有一些是独自来,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最有意思的是,当我在抽屉中找到自己想要的bra,发现旁边的男士,也伸手拿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那一刻我还是蛮尴尬的,但男士镇定自若,毫不尴尬。


看来,Roy Raymond 确实达到了目的 —— 一间让男人也能从容挑选的内衣店。


看上去是个 Happy Ending?


可是,1982年,维秘大起大落5年后,近乎破产的 Roy 以100万美元的低价,把维秘卖给了当时的运动品牌大亨 Leslie Wexner,他当时想要打造的充满“维多利亚式”高级神秘感,并针对男性受众的营销策略彻底失败。


毕竟,女性才是bra最大的消费群体。


1992年,Roy 和妻子 Gaye 离婚,当初的维秘就是为 Gaye 而生啊。


一年后,45岁的 Roy 得了抑郁症,维秘也没了,Gaye也没了,钱也没了,于是从旧金山金门大桥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2年后,由他亲手打造的维秘开始了风靡全球的内衣秀,并持续至今。全球最性感、最出名的模特,带着翅膀,穿着 blingbling 的华服,在全球最繁华的城市最酷炫的舞台,展示着自己创建的维秘内衣。



这里成了名模的名利场,时尚界的风向标,但永远不是“维多利亚”,也不是“秘密”了。


唏嘘。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