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

工作邮箱:xinliu1@caixin.com 请多多指教
1个月前

在人人都研究星座,开口闭口离不开水逆的这几年,我为了显示与众不同,开始琢磨一种较为科学的“算命”方式——基因检测。


网上下单、吐口唾沫、放在小盒子里原地址寄回,坐等十天,出结果。最后生成的报告里面从潜在病症、个人体质、身体素质到性格特征,一应俱全,而且还能根据基因追根溯源,一直下挖到你“十八辈祖宗”。


如果有人问我25岁之前,最想得到什么?大概就是这个比我还了解自己的基因检测报告。


因此,我把它继续安利给身边朋友,就成了今天的“我有一个朋友”系列。


01

我有一个朋友,大概10年前,备战高考被同桌安利了第一杯速溶咖啡后,从此与咖啡相爱相杀,一发不可收拾,是的,上瘾了。


她基本见证了中国咖啡消费升级历史,从高中时的麦斯威尔、雀巢;到大学时的星巴克,到工作后的精品咖啡,以及现在流行的手冲、冷萃、防弹等等,俨然一副世界咖啡馆活地图。


没错,咖啡因是除了尼古丁以外,最容易上瘾的成分了吧?


但,为啥说她和咖啡相爱相杀呢?


是的,她喝了咖啡就会心跳加速,心慌,而且如果下午4点之后喝,晚上妥妥的失眠。


但她偏偏欲罢不能,越心跳加速越想喝,晚上失眠,这不正是第二天早晨给自己买咖啡的理由吗?


直到有一天,她被我安利检测了基因,一口唾沫+10天等待,她终于拿到了意料之中的结果——咖啡因不耐受。


但据说,越是咖啡因不耐受的人,越容易对咖啡因上瘾?


02

我有一个朋友,15岁那年,体重开始膨胀,从视觉上看,整个人大了一倍,用他的话说,是暑假去别的城市探亲,连吃一个月麦当劳造成的。


这锅麦当劳背得挺冤。因为接下来的10年,他的体重只增不减,而他早就把麦当劳肯德基排除出自己的生活,一年都不吃一回。


上大学后,他身边环绕的有很多姑娘,但都是朋友,没一个人愿意当他女朋友,大概是因为胖子看起来都和善安全,适合当无性别的朋友吧。


他不是没想过减肥,有那么半年,每天晚上在操场都能看到他跑步的身影,只是,别人越跑越瘦,只有他跑出体重新高度。减肥药、断食、辟谷试了一圈,体重秤上的数字还是没少。


身边很多人劝他说,别费劲了,你可能天生就肥胖。他不信,直到我跟他推荐了基因检测,他的报告上显示肥胖基因高于平均水平。


那一刻,他很平静。他明白胖是他的宿命。


03

我有一个朋友,据说他2岁的时候,喝到人生第一滴剑南春。那年春节,他爹跟他爷爷拼酒,宿醉后给他也灌了一口,据说他当晚的反应是笑个不停,老往桌上的酒杯那儿钻,就像一只小猫闻了猫薄荷的那种反应。


可能是遗传?他爷爷嗜酒,他爹嗜酒,他也不例外。而且,他还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多瓶不倒,混喝不醉。


同事们的酒局他一般不参加,倒不是因为不爱social,而是不屑于参加。“酒逢知己千杯少”,对他来说,“酒是要和势均力敌的人才喝的”。


所以,每次跟领导陪客户喝大酒,才是他亲自出马的时刻。而且,这么多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没有喝不多的客户,当然,也就没有拿不下的年单。


也许,酒精超级耐受才是他的核心竞争力?


是的,最近他也在我的安利下检测了基因。除了酒精耐受外,他“酗酒”风险高于常人8.2倍。


他看了看基因报告,又看了看领导发来的酒局,苦笑了一下,“也许,这是命?”


04

我有一个朋友,只有一个爱好——睡觉。


别想歪了,不是睡姑娘,而是真的,睡,觉。( 别问我觉是谁)


走,去蹦迪? 不去,我要睡觉。

走,打游戏?不去,我要睡觉。

走,喝酒去?不去,我要睡觉。

走,唱K去?不去,我要睡觉。

走,保健去?不去,我要睡觉。

走,今儿去我家睡? 好啊。


嗜睡这个问题,自从我认识他开始,不知道耽误了多少事儿。


高中时候我坐他后边,每天的任务就是,在他头低下去快睡着的时候,用铅笔戳他的后背,把他戳醒。


也因为嗜睡,不知错过了多少好姑娘,至今单身。


白天这么困,晚上是不是熬夜工作/游戏/看球 ?


还真不是,他是晚上睡,白天照样睡啊。


直到有一天,在我的安利下,他检测了基因。果不其然,原来他的睡眠需求高于常人数倍,也就是说,正常人一天需要8小时睡眠,而他却需要大约14个小时;而有些人,天生睡眠需求就少,3-5个小时足矣。


他看着我,摊手耸肩,摆出一个“我也很绝望”的表情,然后又躺下打起了呼噜。


05

我有一个朋友,年龄25岁,痘龄12岁。


她活到现在,人生的一半时间,痘痘都如影随形。


她脸上的痘特别“坚挺”,陪身边同学度过青春期,等待她们脸上的痘印消散,它还固执生存。


她的痘倒不是一直不消,跟阶段性值班似的,一波接一波地换。有时,脸上刚有好转,她就想吃点串串做个试验,不出意外,痘痘又被她给“作”回来了。痘痘在稍带辛辣的食物的刺激下,如同纸遇上火一样,一点就着,屡试不爽。


某天,她被我安利去做基因检测,结果一出来,她也坦然了,天生痘痘肌。


没办法,她现在只能每天面对一盘毫无幸福感可言的菜叶子,祈祷绿色能让脸上焕发生机。


不过,齁贵齁贵的祛痘护肤品倒是省下了。


06

我还有一个朋友,典型的玻璃心,属于那种脆弱到你还没碰他,他自己就碎了的那种。


有一次我俩约饭,一共吃了2个小时吧,我数了数,“我焦虑死了”这句话,他大概重复了21遍。


他还真不是说着玩的,他是真的焦虑。属于一丁点小事情没有“under control”就立刻原地爆炸,焦虑发作,像热锅上的蚂蚁,又像滑梯上的仓鼠。总之就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别人看着他也着急,但就是帮不上忙。


因为焦虑,他熟读《一位焦虑症患者的自救》,去协和看过1000块一小时的心理医生,当然,也服用过安定医院的特制药片,但依然没有突破。


直到有一天,我安利他去测了基因,果然,他的抗压能力低于80%的人,属于天生就自带焦虑基因的那种。


这下,他反而豁然开朗了。因为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既然本来就是这样,何必苦苦抗争,不如接受事实,尝试着与那个爱焦虑的自己和平共处。


半年后我再见他,他跟我说,自从发现自己得了神经病(先天焦虑症),他的精神好多了。


这种基因检测,现在很多机构都可以实现。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这是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责任编辑|Kim

封面图&插画|Henn Kim ©Behance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