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福主席黄建华离世,他在芳草地留下达利真品

雅趣分享中国新生活
6天前

2017年12月2日上午,香港侨福集团主席、著名收藏家、侨福芳草地之父黄建华先生突然离世。

虽然和侨福芳草地这个独具艺术特色的商业地标相比,创始人黄建华的名字都显得有点陌生。但只要谈到侨福芳草地,就不能不谈一手缔造了它的黄建华。

不仅因为让商场中随处可见的艺术品大多来自黄建华的私人收藏,更因为对于侨福芳草地这个商业项目,黄建华从立项、到施工,从整体设计、到内部细节,全部用心着力,倾注心血,让侨福芳草地成为他个人签名档中最醒目的那一行。

那么,借着缅怀这位商业和艺术大佬的时机,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黄建华和侨福芳草地的故事……


黄建华:侨福建设企业机构集团主席

黄建华生于香港地区,长在台湾地区。其父黄週旋创办了香港侨福集团,香港阳明山庄就是其代表作之一。但因为对北京这座城市的热爱,黄建华把自己的事业重心和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这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决定改变了北京“小资”人群的休闲购物生活,也创造了“城市综合体”的新高度。因为,黄建华让北京多了一个“侨福芳草地”。


钟爱艺术的“不羁顽童”

一头银白飘逸的长发是黄建华典型的标志,即便在人群中,面色红润、身材魁梧的他也很容易被人找出来。作为地产大亨的黄建华的另一个身份是艺术收藏家,收藏数不清的当代艺术作品以及45件达利作品、14万瓶红酒、70多件石窟佛像、40多件青铜器等等……

一直以来,这位藏家给人的印象是:不羁的“顽童”,在收藏上也是涉猎广泛。从2013年3月24日举办王鲁炎“图·寓言”个展以来,侨福芳草地展览馆举办了多场展览,其中包括多场以黄建华个人收藏为主题的展览。

近两年来,侨福芳草地展览举办了多场意大利当代艺术收藏展,而这些作品也有许多为黄建华所收藏。

黄建华对艺术的热爱不止于收藏,还包括对艺术的推广,尤其近些年来对年轻艺术家的支持。他所引领的芳草地艺术版图不止于北京,还开设了包括:香港、台湾、上海等地的空间,并举办多场展览,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在接受采访时,这位艺术顽童曾表明了自己与别人不同的收藏理念:“我只买我自己喜欢的,而喜欢的不一定是最贵的。当然我也希望花几个亿买一张毕加索的,但是我觉得这几个亿可能我能买更多的别的艺术家的作品,我关注的角度和别的人不太一样。”

不仅收的多,黄建华更愿意将自己的收藏拿出来分享。在北京的侨福芳草地中心商场里,到处都陈列着黄建华收藏的作品,将艺术品与商场的结合在国内做成了一个值得许多同行借鉴的案例。

一手缔造了侨福芳草地的黄建华乐于见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艺术、传播艺术,但他也很有自信地表示:“侨福芳草地是无法复制的,因为没有人会像我这样用心。”

下文综合编辑自《商业时尚》和互联网媒体


无法复制的侨福芳草地

北京侨福芳草地是侨福集团在中国内地投资的第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凭借多元的艺术氛围、领先的环保设计、永续发展的理念迅速成为北京乃至全国的高端商业地产标杆。

侨福芳草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9号,东大桥路西侧,朝外南街和日坛北路间, 紧邻北京CBD核心地带,总面积达20万平方米,是一座集顶级写字楼、时尚购物中心, 艺术中心和精品酒店于一身的创新建筑。

如果你在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的大旋转门内站上一会儿,肯定有机会听到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发出的惊呼。进入这里,就像走进了一个魔幻空间,建筑结构天马行空,艺术品随处可见,阳光从斜坡状的透明屋顶洒落,236米长的亚洲最长室内步行吊桥贯穿整个空间。一切都和印象中的“购物中心”完全不同。很多人都是一进门就爱上了这里。

如今,艺术主题商场方兴未艾,不少新建的项目也喜欢标榜自己的“艺术元素”。但提到这类项目,侨福芳草地是绕不过去的经典案例。一手缔造了侨福芳草地的黄建华乐于见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艺术、传播艺术,但他也很有自信地表示:“侨福芳草地是无法复制的,因为没有人会像我这样用心。”


为了“最好”,超出预算两倍

2012年,侨福芳草地华丽绽放,这个总面积达20万平方米,集顶级写字楼、时尚购物中心、艺术中心和精品酒店于一身的创新建筑,一出场就惊艳了所有人。

那并不是商业地产的好年景,马路对面,曾经热得发烫的“SOHO尚都”惨淡经营,“全北京向上看”的“世贸天阶”也风光不在。而侨福芳草地却因为口碑效应一路人气走高,终于成为北京乃至全国高端商业地产的标杆。

1995年,年近七旬的黄週旋拿下了位于北京东二环区域的这块地。2000年开始设计规划,经过反复修改,到2004年才开始建设。遗憾的是,这一年黄週旋因病去世,其长子黄建华接手了这个项目。没想到,此后这个项目整整施工7年,让人差点误以为烂尾了。

这样的进度对于任何一个地产商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但是,不可思议的又何止进度,侨福芳草地最初的预算是10亿元,最终却花了28亿元,这实在不像一个理性的生意人的做法。

谈起这件事,黄建华表示:“超出预算将近两倍,是因为在施工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只要我有能力负担这个费用,我都很乐意去做。”

仅仅在环保方面,侨福芳草地就花费了很多钱。ETFE充气薄膜打造的透明屋顶,使得建筑内部能够最大程度地利用自然光照明,大大降低了能源消耗;建筑内独有的空气循环系统,使人犹如置身于大自然中。

建筑内供应的饮用水则由中粮集团提供,确保干净卫生。但黄建华并不认为这些值得骄傲:“我认为每一个有责任感的开发商都会考虑到环境保护,把环保当成噱头是不应该的。”

施工期间,黄建华经常在工地上转,看到哪里不满意,就叫工人改掉。甚至玻璃选择哪一种、垃圾桶做成什么样,他都要亲自看样品,亲自挑选。有一次,黄建华无意中走进大楼中控室,里面的杂乱和沉闷让他觉得十分无趣。他大手一挥,改!经过重新设计的中控室被打造成了《星际大战》中的太空舱的样子,成了“侨福一景”。

16层以上的怡亨酒店,是如今北京最受欢迎的小型奢华酒店。拥有100间客房及套房,每个房间都有不同的主题,它们都是黄建华的得意之作。

比如“哈利·波特主题套房”,房内装饰的霍格沃茨袍、邓布利多雕像、魔法扫帚等等,都是黄建华买回来的。而点睛之笔,一只猫头鹰标本,则是他逛古董家具城时无意中发现并带回来的。

厕所是检验一栋建筑是否真正良心的试金石,而几乎没有人会不满意侨福芳草地的厕所。

厕所温度比外面低2~3摄氏度,这样就不会产生异味;价值1.8万元一个的全自动马桶,人性化十足;地面材料拥有良好的吸水性,避免了滑倒的风险;而每一个隔间里,洗手池、洗手液、擦手纸、厕纸、化妆镜等一应俱全,你甚至会想在里面多待一会儿。

这些设计没有可参考的案例,全部来自黄建华的生活经验。黄建华对侨福芳草地的要求之高,超过了很多人对自己家的要求。


侨福芳草地是一个超大型艺术品

如果说优质的建筑是侨福芳草地的躯体,那么艺术则是它的灵魂。

很多人第一次走进这里时,不敢相信那么多国内外知名艺术家的作品都是原作,因为以往,人们从来没有机会这样与大量顶级艺术品零距离接触。

黄建华还记得,有一次他在购物中心里被一个女孩拦住,女孩好奇地问:“黄老板,这里的达利作品都是真的吗?”黄建华一愣——看来大家已经习惯了国内很多艺术机构将原作小心翼翼地藏在仓库,而用复制品展览。但这不符合他的作风,之所以把艺术品放在这里,就是为了与更多人分享,让大家都来喜爱艺术。

艺术品虽昂贵,但他没有什么舍不得。多年来,他还坚持向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南京艺术学院、集美大学等高校和艺术机构捐赠了大量艺术品,同样是为了分享。

事实上,侨福芳草地摆放着的30余件达利雕塑,是西班牙境外最丰富的达利真品收藏。而这只是建筑内外艺术品中的一小部分。粗略统计,侨福芳草地的艺术品至少在1000件以上,并且不时会有一些新艺术品替换掉旧的,始终保持新鲜感。

黄建华并不以价值作为选择艺术品的标准,他对自己的品位有足够的自信。这里既有曾梵志、张晓刚、王鲁炎、刘小东、张洹等大家之作,也有郑路、由金、夏航、于洋、邹亮、李晖、杨韬等青年新秀的作品,甚至有不少海外优秀艺术家的作品。

受父亲影响,黄建华很早就开始了自己的艺术收藏。最初是从明清古画和张大千、齐白石开始,后来转向毕加索、达利。

上世纪90年代初,他开始接触到中国当代艺术。那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刚刚起步的时候,“F4”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开始崭露头角,他们的画也成为黄建华最早收藏的当代艺术作品。

黄建华觉得艺术家们很不容易,就经常去工作室看他们,和很多艺术家成为了好朋友。在侨福员工的办公区域,和黄建华的家中,摆放着不少艺术家专门为他创作的肖像,这也是他们友情的见证。

和艺术家的交流也改变着黄建华,艺术家们无拘无束的思想、不断颠覆自己的精神,让黄建华开始反思自己的事业。他想:“以前我们盖房子都是四四方方,墨守成规的,但是为什么窗户不能是三角形的?为什么一定要区分两居室三居室?”打开思路之后,他突然发现建筑有了无限可能。

如果没有这样的思维,也不可能有如今这样的侨福芳草地。

在黄建华眼里,侨福芳草地就是一个超大型的艺术品,是他打造的一个童话世界。它是有生命、有性格的。作为它的创作者,黄建华自然要让一切都打上自己的鲜明烙印。上千件艺术品,每件都由他亲自指定摆放位置,艺术品和建筑结构有机结合,这个过程本身就成了二次创作。

而跟很多艺术主题商场先盖好房子再买艺术品填充进去不同的是,这里从设计之初就为一些艺术品预留了位置,比如从屋顶一直延伸到地下二层的杨韬作品《空束》,从10层楼的高度拉下628根红色细线,洒向底部中心位置的佛祖雕像,仿佛佛光就在眼前,令人震撼。诸多这样的定制艺术品,也成为侨福芳草地难以复制的重要原因。


“我喜欢年轻人的品牌,想把自己打扮得年轻一点”

在今天看来,芳草地可谓黄金商业区。但在侨福集团设计这一项目时,情况却大不相同。这里是北京传统的居住社区,从市场认知来看,几乎是商业盲点。要想把客户吸引过来,必须有核心的驱动力,这也是这个项目定位思考的起点。

事实上,购物中心的成功可以说是无心插柳,这个项目最早筹划的部分是高端写字楼。地下一层、一层和二层都是不适合做写字楼经营的楼层,因此才考虑把楼下的部分打造成商场。

侨福集团是做高端写字楼的专家,做商场却是第一次,这对公司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但抱着“每做一个项目都是在进化”的心态,他们边做边摸索,逐渐做出了特色。

从一开始,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就不是孤立的,而是整个综合体的一个配套。侨福的策略是:以写字楼和酒店带动商场的经营。既然要服务好写字楼的上班族们,如何解决好他们的吃饭问题就是首先要考虑的。

侨福打造了一个全业态的品牌集市,从最便宜的人均50元的好食城式的快餐,到大众喜爱的鼎泰丰、度小月等著名特色餐厅,再到Opera BOMBANA 意大利餐厅这样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客户定位覆盖了精英阶层和白领阶层,既能满足写字楼里的租户的需要,也能面向市场引进更多的人流。

文化消费也是上班族的重要需求。侨福芳草地引入了卢米埃影院、中信书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黄建华认为,这有助于培养整个购物中心的品位。侨福芳草地还建了一个非常豪华的健身房,面向写字楼客户低价开放。

零售类店铺方面,通过和瑞士奢侈品集团历峰集团的战略合作,侨福芳草地一举引进了多个国际知名的奢侈品品牌,包括万国表、登喜路、梵克雅宝等。这些奢侈品主力店的入驻,构成了整个主力店品牌集群。

侨福芳草地没有盲目引进大量奢侈品牌,而是以高端小众品牌为主,整个购物中心在开业初期就有50%的品牌是首次进驻中国,从而形成了不同于CBD区域内其他商场的差异化竞争力。

比如H&M旗下高端品牌COS在北京地区的唯一一家店铺,自开业以来人气爆棚,成为销售情况最好的店铺。位于地下一层的中国大陆唯一一家特斯拉展厅,也吸引了众多粉丝前往“膜拜”。

侨福芳草地的入驻品牌,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黄建华的喜好。在他身上你很难看到一本正经的奢侈品牌时装,倒是有很多充满趣味的潮牌服饰。“我喜欢年轻人的品牌,不喜欢那些老掉牙的品牌。我很尊重那些大牌,但可能我年纪大了,想把自己打扮得年轻一点。”黄建华笑着说。

黄建华透露,目前写字楼仍然是整个项目中回报率最高的业态,因为非常稳定。但他认为未来商场一定会超越写字楼,因为写字楼的容量有限,租金也比较固定,而商场的人流量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任性地投入自己打造的童话世界

北京是黄建华最喜欢的城市,因为北京横平竖直,马路宽阔,黄建华认为它“非常大气,跟我的气场合拍。”现在黄建华每个月至少有一半时间在北京,除了处理公司各项事务,在大楼里走来走去改东改西成了他生活中的一种乐趣。

侨福芳草地很好,但黄建华并不认为它已经完美了,他仍然能够不断地发现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比如大楼最初设计了6部连接地下停车场和商场的电梯,当时他们认为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后来商场客流量达到日均两万,停车场爆满,电梯根本不够用,于是又重新改造增加电梯。

而黄建华最关心的,还是侨福的艺术部门。除了建筑里摆放的艺术品,侨福芳草地还拥有一个当代画廊、一个当代美术馆,以及偏向传统艺术的聚艺堂。

此外在北京798艺术区、上海、台北、香港也有自己的画廊,并且,今年年底将会在新加坡开设第二个美术馆。看到喜欢的青年艺术家,黄建华会在画廊为其举办个人作品展。

位于大厦10层的芳草地美术馆则是一个非盈利空间,用于举办国内外比较成熟的一线艺术家的展览。在轻松的休闲购物环境中,达到传播艺术的效果,这正是黄建华想要的。

2014年启动的“鲨鱼与人类”艺术展是黄建华的得意之作。当时刚接触到野生救援不久的他得知鲨鱼的危险处境,他想:“我们有那么多艺术家资源,为什么不用艺术号召大家保护鲨鱼?”

偶然得知这一计划的摩纳哥政府,慷慨地提出将该国的海洋博物馆借给黄建华8个月,用于举办该展览。黄建华马上邀请了十余位艺术家,共创作出20多件形式各异的优秀作品;后来加入的艺术家不断增加,作品也增加到50多件。

该展览在摩纳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观众达到2000万人次,俄罗斯、印尼、菲律宾等多个国家纷纷向黄建华发出展览邀请,中国国家博物馆也力邀他回国办展。2015年8月20日至10月10日,该展览在国博和侨福芳草地同时展出,再次掀起一股观展热潮。

黄建华告诉我们,“鲨鱼与人类”未来将继续在各个国家巡展,而巡展结束后,其中的部分优秀作品会永久地留在侨福芳草地。

对于现在的黄建华来说,能否将公司做大,能否赚很多钱并不是很重要的事。“侨福不是上市公司,我不需要对任何人有交代,对我自己有交代就好。”

他形容自己“过去也曾经掉过泪,心灵也曾经受过伤,世界也曾经流浪过,风雨也经历了许多”,但他始终“心像光芒的大太阳,拥有用不完的能量”。现在是上了岸的人,就不想再跳下去游泳。自己拣点小小的事业,把它做得最好。

黄建华不希望别人赞美他公司做得多大多好,但希望侨福的每一个员工都为公司自豪。很多人问过他会不会在其他城市复制芳草地,他的答案是“大的项目我不会轻易接。”

黄建华透露,侨福集团目前在新加坡有一个项目,在中国台湾和广东各有一个项目。其中广东的项目位于惠州,他指着项目效果图,一脸宠爱地说:“我们全公司都喜欢它,它不是芳草地的样子,是另外一个样子。它面向大海,我觉得这个项目做起来特别有味道。可以肯定的是,它里面也会有很多艺术品。”


既要做梦,也要现实

黄建华热爱工作。“我要花很多时间工作,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周末也是在工作,我觉得我的工作就是度假,度假也就是我的工作。”听到这里,你可能以为他非常辛苦,不知道享受生活。而实际上,和黄建华交谈,你能很容易地感觉到他的幸福。他享受工作,享受生活,什么都没耽误。

黄建华是个爱吃、会吃的人。为了满足自己对饮食的要求,他开了好几家餐厅。隐藏在芳草地北巷的“伊藤”,可以说是黄建华的私家食堂。与一般日料吧台不同的是,厨师和客人之间隔着一座超市——各式待烤的蔬菜和海鲜,从番茄、节瓜、香菇,到北海道雪场蟹,铺陈在四方展台中供你选择。

菜单两本,品类繁多,一本专注炉端烧,一本主攻寿司刺身铁板烧。基本上所有的菜品都经过黄建华的亲自指导,一道简单的小葱炒豆腐,他曾经亲自做了200多遍,只为达到最好的味道。

“老板手卷”也是他的发明,配料用了上等的鲟鱼鱼子酱和三文鱼鱼子酱,并搭配了最新鲜的海胆。整个放进口中细细咀嚼,各种味道在口腔中充分融合,美味到让人感动。

他在侨福芳草地二层又开了一家披萨店。只提供11款披萨,却每一种都很经典。披萨精选意大利进口优质面粉及水,采用36小时自然发酵的原始工艺,其酵母更是源于2002年威尼斯产区的一块由灰皮诺葡萄籽制作的“老肥”。这样大费周章,都是为了获得最地道的美食。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黄建华总是精益求精,希望做到最好。他半开玩笑地说:“我认为我一直生活在梦想的世界里,我真的每天都在做梦。梦想是不会停的,追求梦想也不会停,做完这个梦再想下一个。假如你问什么时候会停止,我想是等到我翘辫子吧。”

最近,黄建华又开始琢磨开发艺术衍生品。他觉得仅仅让大家在侨福芳草地看到艺术品还不够,还要让艺术走进更多人的家中。好的艺术品很昂贵,一般人很难拥有,但可能仅需数千元,就能拥有一件很好的艺术衍生品。

他指了指办公桌上的三个小雕塑,那正是芳草地正在展出的“美的颠覆——意大利当代艺术的洞见”中的几件作品的缩小版。这样一组有趣的小雕塑放在家中,想必整个空间的品位都会有极大的提升。

黄建华唯一的遗憾,是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太太不适应北京的生活,长期生活在香港,每隔一个月左右,会来北京住上一段时间。而黄建华也会定期回香港陪陪妻子。好在他和弟弟的儿女大都已经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比较多。

“我们都在一起工作。他们和我一样,都爱好艺术,也爱收藏酒和雪茄。”有了家族第三代的支持,黄建华更能“任性”地投入自己的“童话世界”了。

如果说优质的建筑是侨福芳草地的躯体,那么艺术则是它的灵魂。很多人第一次走进这里时,不敢相信那么多国内外知名艺术家的作品都是原作,因为以往,人们从来没有机会这样与大量顶级艺术品零距离接触。

在黄建华眼里,侨福芳草地就是一个超大型的艺术品,是他打造的一个童话世界。它是有生命、有性格的。

本文综合编辑自《商业时尚》和互联网媒体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