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意大利厨子,去雍和宫找算命先生问了问我的未来

公众号:喜喜见闻
9个月前

大家好,我是Federico,那个北漂的意大利厨子。这不一转眼就到年底了么,喜喜和她的朋友先是分享着2018年的生肖运势,又紧接着议论星盘走向。我听的似懂非懂,对于这类预测未来的方法和手段,作为一个男的,我不太懂也不太关心,就知道女性对这个话题更感兴趣。


在我们意大利,普遍采用塔罗牌或者占星术来预测未来,再早就是利用巫术或者水晶球了,不过那都是我奶奶辈儿的事儿了。而在中国,喜喜告诉我,他们会用看面相、手相甚至姓名和生辰八字结合的方式来预测人生。


我突然想到:因为喜喜这个姑娘,我来到了中国,也是因为她,我在北京这座城市里热气腾腾的生活着,好像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似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很想以中国占卜未来的方式来看看我的2018年如何。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喜喜之后,一向对这类“封建迷信”有兴趣的她这次没有呵呵我,而是主动承担起这次预测活动的翻译一角。


喜喜告诉我,她的朋友和表妹都曾经去雍和宫附近找算命先生算过。据说不仅未来预测的非常准确,而且就连过去也说的丝毫不差。我俩当即就决定前往雍和宫附近的胡同里,寻找一名靠谱的算命先生,然后把我的命运交到他的手中。


门口干净整洁也是我选择薛居士的原因之一。


从地铁出来,我俩正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在一个胡同口我们看到了两个平房门脸儿上的招牌:一个是老师傅,一个是薛居士,居士听着更“中国”一点,于是我指了指这个门脸,选了这里去问我的未来。


喜喜一把拦住了我,她觉得她应该先进去询价更为妥当。毕竟顶着一张老外的脸,也确实容易被“黑”。我就在门外来回走柳儿打发时间。没一会儿,喜喜出来了,告诉我,价格分为两档:简单的和详细的,价格分别为300元和900元。本来我就抱着轻松的心态,主要想满足好奇心——这让我选择了300元价位的服务。


刚为上一位主顾用铜钱占卜过。


进门之后,房间不大,布置的很中国也很温馨,古书古玩古画把整间屋子都堆满了。而薛居士也是一名年龄不大的人,目测大概45-50岁。和别的紧跟高科技潮流的人不同,他工作的方式还很old school——一个厚厚的本子加一本快被翻烂了的《易经》,及几支钢笔就是他为人预测未来的所有工具了。


薛居士正在埋头掐指“苦算”。


而且时尚和薛居士关系也不太大,一件有些过时的外套让他显得有些老气横秋,而可能太潜心埋头于学问之间,近视镜上面的标签也没有来得及撕下。


这一切细节,让我觉得薛居士是一个非常靠谱的算命先生!


喜喜先告诉了薛居士我的出生年月日和时间,然后又让我随便想几个词儿。于是我的脑子里就蹦出了三词儿:树,海,音乐。薛居士根据喜喜写下的这三个中文词语开始用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又哗哗翻他那本快被翻烂的《易经》,好像在查什么东西,过一会儿又掐指喃喃自语。



我满心期待薛居士能给我描述一个光明的未来。


这时候薛居士放下了铅笔,抬起了头,我则用热烈期盼的眼光回应他。


只见薛居士缓缓的说:“我还是建议你,选择“详细”的那档。”说完这句,他才想起我听不懂中文,转而又把头转向喜喜。只见喜喜支支吾吾的说:“呃,我们还是问“简单”的那档就行。详细的不瞒您说,收费有点高啊。”


薛居士锲而不舍,随即拿出他的智能手机,给喜喜看他的微信,好几个900元的微信转账,以证明他的专业度和可信任度。随即,他又喝了口水,我以为他要开始说了,没想到他又转向喜喜,告诉她,他的算命履历:很多外国人找过他算命,什么韩国人、日本人,甚至还有在北京工作的大使慕名而来。


在金钱问题上,我们一向不妥协,薛居士终于放弃了。


人生:


薛居士:“你的人生就是到处流浪,去全世界挣钱。


我想到我的人生轨迹:在米兰做过游泳教练,夜店DJ,又在澳大利亚达尔文的农场拔过草,还在墨尔本的餐厅做厨子,现在又来到了北京。我为他的一言中的表示了钦佩。不愧是专业人士啊!


薛居士:你喜欢简单的生活,又对朋友特别讲义气。


我对他的慧眼一下就看穿了我的优点,表示了由衷的赞叹。


薛居士:家庭对你很重要,比如现在,你就特别想念你的父母。


这让我有点失望,我要不觉得家庭重要,也不会结婚更不会来北京,既然来到异国他乡肯定会思乡啊。


薛居士:去年一年你开始转运,尤其是你遇到你媳妇儿后,她可是你命中的贵人。以后你的生活有了她的加持会越过越好的。


还没等我有想法,喜喜已经在旁边鸡啄米似的点头表示赞同了。


薛居士:我建议你们以后就在北京常住,北京这块福地会旺你们的财运。


我说怎么我和喜喜的意大利私厨生意越来越红火呢。


300块钱只能说这么多关于人生方面的问题了了,下一项是健康。


健康:


薛居士:你是不是有时候会觉得右肩酸痛?


现在几个人身上没有点毛病?这都是“放之四海皆准”的,不能作数。不过我右肩确实酸痛,这是我常年做饭颠勺落下的职业病。


薛居士对我的点头赞许表示了满意。


薛居士继续说:“你要小心你的肝脏问题,可要少喝酒啊。”


哈!终于发现薛居士说的不准了,我这种一杯就倒的量,喝酒仅为了必要的社交生活。


我估计现在年轻人都爱喝酒,所以居士才这么说。但我不忍心伤害他,也点头默许了。


薛居士:你的消化系统比较敏感,脆弱,要保护好肠胃。


嗯,这就是我常年“苗条”的原因了,很多东西我都吸收不了,我能不瘦吗。


事业和爱情:


说到了事业和爱情,也就预示着算命活动要接近尾声了。


薛居士:你小子桃花挺旺啊,有两、三个姑娘暗恋你!


这句话还没给我翻译过来,喜喜已经对我怒目而视,眼神好像再说:小样儿,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可我冤枉啊我,我压根儿在北京就没怎么认识其他姑娘。我把错都算在了居士头上。


说到事业,薛居士:你以前忙于挣钱,现在你转变了,打算把精力放在事业上。”


喜喜噗嗤一下就笑了,她一边摆手一边说:“不准不准。”但是薛居士信心满满,催促喜喜赶紧给我翻译。


我听完也笑了,对于一个根本不想挣钱的人来说,我的目的其实就为了能享受生活。还有,不瞒您说,我压根儿对构建事业没有任何兴趣。


正当我们起身要告辞的时候,薛居士挽留了我们,告诫我们:你们今年花费不少,小心明年还有更多花销。


今年我们去了泰国、澳洲、香港、意大利、法国、伊朗,能开销不大吗?喜喜这时候马上接话:您说的真准!要不我们肯定就问您“详细”那档了。


薛居士又沉吟了一下,拿起铅笔在纸上写起来,一会儿表情严肃的抬起头,告诉我:“你近期会有关于文书的事情,会打官司!”


薛居士又补充道,我还能在这命盘看到卷进官司的有一个老年妇女和一个又矮又胖的肤色黝黑的男子。


我脑子里翻了半天朋友圈,也不认识这两种人。


听完之后,我到也没当真,喜喜看着倒是忧心忡忡。不过我了解她的性格,没一会儿她准保就把这“糟心事儿”给忘了。


算命之后去厕所方便后,感觉一身轻松。


告别了薛居士,我把我的命运在脑子里做了总结,得出的结论是:薛居士是说了半小时,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算了吧,反正好好生活是正事儿,我还是信命不信算命吧。我也算是体验了中国古老的占卜文化了。这么一想,我就释然了。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