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月前

(本文授权转载自跳海大院)


所有的90后都成年了,也成了消费升级大潮的主力军。虽然现在我们办公桌上的零食都跟着升级成了每日坚果、冷压果蔬汁和进口薯片...... 但往往心情暴躁的时候,你会想起辣条、浪味仙、麦丽素、北冰洋......因为那是你童年的味道。



五颜六色花枝招展的零食肯定不止一次充当你的童年味觉,它们把你的童年当做仓库,甚至还藏着无数颗你的乳牙。


今天,雅趣打一把怀旧牌,看看这些陪我们长大的国产零食,总有一个戳中你。



国产零食兴起阶段 


🍬 

宝塔糖 | 大大泡泡糖

  大白兔奶糖 | 喔喔奶糖跳跳糖

 钻戒糖 | 口红糖


🍫 

足球巧克力 | 金币巧克力

麦丽素 | 中华丹


🍿

麦乳精 | 酸梅粉 | 浪味仙

米棍 | 纸伞蛋糕


🍬 


自我有记忆起的零食,排在第一的是谜一样的宝塔糖。



宝塔糖在当时是小朋友的礼物


这种打蛔虫的药物本不是零食,只是样子可爱味道很甜,所以我每年到了发糖的时候都会期待它。


而除了宝塔糖之外,最记忆犹新的就是一毛钱两个的泡泡糖了—— 一个大的透明塑料罐子里装着红红绿绿的泡泡糖。有一毛钱一个的,也有一毛钱两个的,它们的区别在于口感和吹出来的泡能有多大。

 


但对那时还没学会用泡泡糖吹泡的我来说,味道和口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简陋的包装里那张无法预知图案的贴纸。操作简单的泡泡糖贴纸是幼年时期廉价的纹身贴


《数码宝贝》在中国热播的那几年,泡泡糖里边几乎都是杰尼龟巴达兽


用透明的塑料膜印着相反的图案,贴上去用指甲刮几下就粘住了。我经常在手臂上贴很多泡泡糖贴纸,在心里暗示自己就是很野的社会青年。


糖果作为零食种类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发展下来,也研发出了各种样式。


那时以味道为基础的糖果也有很多了:汽水糖、薄荷糖、玉米糖、美乐清凉奶糖等等。但猪油糖就不一样了,这个光是名字听起来就很油腻的糖,实际上嚼劲在线,吃起来会停不下来。


猪油糖油到连装的罐子都是油,是糖果界的油腻中年男子了


包装纸都是油的猪油糖,能撕下来不粘上糖果的概率很小。所以吃的时候,把包装纸能撕完整的感觉能爽上一天。这么看来,强迫症不是随网络热浪出现的,是小时候吃猪油糖就已经潜伏生成了。

 

1959发售至今的大白兔奶糖也是家喻户晓的奶类糖果,过年过节也常用大白兔礼尚往来。大白兔奶糖近年还推出过真·大白兔奶糖



巨型大白兔奶糖其实也就是一大罐子里装着小白兔


除了大白兔,喔喔奶糖在那时也很火,回忆一下这句广告语:好吃就说喔,喔喔奶糖!脑海里是不是还有周渝民的影子?



喔喔奶糖2004年的广告 这种声效还颇有在家看电视的感觉


糖果商们为吸引小朋友的注意力,还开发了许多造型新奇、吃起来十分骚气的糖果,比如:先在嘴唇涂一圈再舔掉的口红糖 


可以戴在手上的砖戒糖


长得像石头的彩色石头糖 


能吹口哨的口哨糖


除了外形变化,糖果商还在某些感官方面给我们带来了创新,比如结合了刺激、运动、甜味、爽度存在的跳跳糖,让野猴子们欲罢不能。


跳跳糖在国外刚上市的时候,还有胃部被炸出血的谣言


就是吃多了嘴巴被弹得不是很舒服。在我看来,1956年在美国被发明、1975年上市的跳跳糖肯定是零食发明界浓厚的一笔。他们还出了本书——《跳跳糖:美国革命性糖果的幕后故事》。去蹦迪的时候,怀里揣两包试试看,没准会有新的体验。


🍫


那时零食市场还没有那么多进口零食,几毛钱零食的味道和它的价格几乎成正比,而足球巧克力就是其中之一。


足球巧克力的简陋包装,丝毫不影响它的人气


足球巧克力就是记忆中廉价巧克力的味道,它们的共有成分也大多是代可可脂。只有它被铝锡纸般亮红或亮绿色裹成了球型,总是让弹玻璃珠子长大的一代莫名心动。


除了足球巧克力,金币巧克力在当时也很热门。金币巧克力可能是继承金钱迷信优点,所以现在在二、三、四线城市还经常见到,尤其是过年的时候。


那时候不舍得吃的我,总是把金币巧克力放到口袋里,然后化掉


但提到巧克力,不能不提麦丽素


深受武侠剧、古装剧影响长大的一代,对麦丽素总是一种救命丹药的印象。虽然在还没有经济条件吃上正宗巧克力的时候,吃的都是代可可脂麦丽素。但也不影响麦丽素成为巧克力界绝对的中二领袖。


麦丽素中间脆脆的不知道是啥反正很好吃


中华丹也是同样有救命丹药般戏精操作的小零食。


这种陈皮丹也是圆圆小小颗的仙丹模样,对于爱把棉被披身上演古装剧的小学生来说,这可是开戏的重要道具。 


小学生吃中华丹,经常上演“你别死我有解药”的弱智戏码


星球杯这个贯穿我长大,到现在还在吃的零食。


小的星球杯一个星期能吃一桶 大的星球杯一顿能吃两个


在打扫卫生时发现那些扫不进垃圾铲子的塑料小勺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荔枝大小的巧克力饼干球已经风靡全校了。要是跟小学买几个星球杯揣怀里就很开心的时候比,现在买得起一整桶星球杯的我已经发家致富了。


🍿


麦乳精是当时不可多得的走访礼品,也是难得的零食。


强化牌麦乳精现在还有卖,但是已经变味了


经常趁着爸妈不在家,用勺子掏两勺干吃,跟奶粉一样,一般都冲水喝,但味道可比奶粉甜多了。


同样干吃比冲饮好喝的还有酸梅粉,酸梅粉可不是什么礼品级的宝贝。


神龟酸梅粉很小一包 撕开太大力的时候会撒没了


这两毛钱一包的小零食,吃上一小勺就挺解馋,还有些不知什么心态的小朋友爱用吸管吃,呛得跟鼻炎过敏似的。每一包酸梅粉会附上一个彩色的小勺子,但不知道哪一年开始,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小勺子,武器把柄之类的酸梅粉勺子深得热血十足的小男生喜欢。他们还经常为了收集这些勺子去买根本不会吃的酸梅粉。


酸梅粉的异形勺子,仔细看其实一些边角塑料片还没裁干净


味道怎么样是不记得了,记得的只有那把伞,活像个小巧精致脆弱的软妹。


米棍——这种持有爆米花原理的膨化食品,在那时候也出现了。



30-50cm长的米棍有时候还是猴孩子们的武器


米棍一根能有小学生手臂那么长,酥脆口感,入口即融,吃多有点黏牙。米棍最好的一点就是太长了,可以吃很久,也可以大方地分给狗友,但其实就是大米和色素的味道。


而那时同样是膨化食品的还有浪味仙


发现浪味仙的英文名是Lonely God的时候,在网上还起了阵热浪


浪味仙这个从台湾过来的膨化食品,是旺旺集团早期推出的休闲食品,是我那代爱吃的。但是比它食物本身更有意思的是,浪味仙的英文名叫 Lonely God 。可能小时候吃太多膨化食品,现在才会那么膨胀。



国产零食开发阶段 


辣条 | 豆腐干 | 果丹皮


香芋奶糖 | 奶片 | 绿豆糕 | 马林糖


九年义务教育过半时,辣条出现了。那时几乎所有小学生,人手一袋辣条。辣条瘾上来的时候真的停不下来,威力之大,人人不能幸免。


辣条发展中首当其冲的,是卫龙


卫龙是我作为南方人的吃辣启蒙 甚至比辣椒酱还早


不能否认,近几年卫龙超越其他辣条,成为知名辣条品牌的成长速度,但大夏天里拿着辣条的小学生在太阳底下被辣得汗流满面的情景,真的让人无法忘怀。

 

辣条甚至发展出唐僧肉的版本 


唐僧要是活着,求他的心理阴影面积


这种野性的吃法似乎激发了零食商的灵感,于是沙爹鱼串、狗牙儿、香菇肥牛以豆制品打着肉食招牌的零食也渐渐出现了。但香菇肥牛,即使是豆制品,也真的还蛮香蛮好吃的。


五毛钱一包的香菇肥牛涨到两块半,仍阻挡不住人们对它的热情


果干果脯类的小零食在那时也不少。果丹皮在当时是可以媲美山楂片的酸味小零食,果丹皮出现后就没怎么吃过山楂片了。


果丹皮在胃口不好的时候来两根还能开胃


但后来出现了陈皮丹,果丹皮也不怎么爱吃了。喜新厌旧的人性缺点真是暴露无遗。


🥤


在面临进口零食开始进入内地市场的危机时,那些廉价的小零食,仍然主打他们的小学生人群定位不动摇。


比如五毛钱一板的奶片,两毛钱一板的香芋奶糖和两毛钱一盒的绿豆糕,仍然在小学门口热销。


甜味十足、塞牙缝里能马上蛀牙的香芋奶糖其实很奶很软


五毛钱一包的手指饼还没吃完,沾花饼干上面的马林糖一样的小花仍然让人惦记。



在人们的物欲生活慢慢丰富起来的时候,一些存在于成长深处的零食,也渐渐淡出了市场。而一些改变思路、致力创新的零食企业也正蓄势待发。




五花八门的鼎盛时期


🍟

可比克 | 呀!土豆 | 乐事 | 薯愿


🥧

蛋黄派 | 巧克力派 


🍪

苏打 | 威化 

 

进口零食的冲击,像新时代的经济发展般大力涌来,本土品牌也要自强不息。


🍟


于是在零几年的时候,可比克成功勾搭上当时喝奶茶还没发胖的周杰伦。在那之后,可比克万年不变的包装袋,总是红绿黄紫橙几个颜色搭配同样竖起大拇指的周杰伦,让这薯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我的零食清单表上。



与“巨星加持”不同,在可比克之前,那么热门的薯片还是朴素的珍珍和丽丽,包装上硕大的一颗土豆就是货架里最闪亮的那颗星。


和珍珍丽丽同期竞争的还有上好佳,但后来随着呀!土豆、乐事、薯愿甚至连好丽友也加入了薯片的竞争大军,薯片市场不再纯洁如初,人们的选择困难症也应运而生。


呀!土豆爽脆的口感经常让我觉得牙齿要碎掉


薯愿也是蛮好吃的就是油太多了


🥧


相比之下,蛋黄派这一类小面包的出现,朴素得就像是乡村爱情故事里的谢飞机,单纯而又不做作。


蛋黄派很油,里面的蛋黄还十分固体,换句话说,蛋黄派的馅儿就是个牙齿模具


但世事总是难以预测,单纯如谢飞机,也投入了表情包的竞争大军,更别提想在事业上有所作为的蛋黄派了。


于是小面包也开始在超市的货架上互相撕夺——好丽友推出了蛋黄派,达利园也推出了蛋黄派。后来好丽友出了好丽友·派,福马又推出了福马巧克力派,盼盼出了法式小面包,回头客出了欧式蛋糕



大家都仿佛赌气一样,争先恐后地推出各自的小蛋糕,但这样竞争的好处就是,它们几乎成了我早上赖床和晚上睡不着的充饥物


要是没有那些小面包、小蛋糕、各式饼干,在外卖行业还没发达的时候,我究竟要靠多少个方便面才能活下来,倒是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除了这些小蛋糕,饼干也是我书桌抽屉必备的干粮。


四洲的番茄梳打饼干几乎霸占了我的整个初中时代,下课吃,放学吃,上课悄摸摸吃。


陪伴了我整个初中时代的番茄梳打饼,到现在仍是梳打饼榜第一


到了后来,嘉顿、每日生机、美丹等五花八门的梳打饼,都以各自的优势抢走了四洲独霸我书桌的地位。


再再后来,潜意识里觉得梳打饼干吃了易上火而移情威化饼的我,在品尝了各式威化饼,包括甜掉牙的脆脆鲨和入口即化的EDO后,善于总结的我发现,不管是哪一种饼干,吃的时候都容易掉渣。


1块钱脆脆鲨能跟4块5的士力架一样的甜掉牙


经历了好几次零食变革的我,如今已经到了忆往昔的阶段了,同时难免担心起我的牙还能不能和我一起经历下一次的零食变革。


但不论零食如何变迁,口味如何特别,最终它们都为同一类群体服务——那些爱吃零食不吃饭的人


我那个年代的旺仔牛奶广告: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喝掉!


除了上面提到的各种五花八门的零食,在你的记忆里一定还有些似曾相识却记不得名字的零食,还会有一些好吃到想藏起来的零食。


在评论里试着描述,万一有人仅凭你支离破碎的描述准确说出是哪一款零食,那么恭喜你——你不是一个人在掉牙。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