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为一家人,才会和你一起逛宜家

3个月前

1月28日,宜家家居宣布,它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去世。


这个曾忙到没时间见上帝的传奇企业家,最终停下他奔跑了91年的脚步。随之朋友圈里各种悼念文章纷至沓来。



在这之前,了解坎普拉德的人其实没那么多,可为什么这样一个人能左右我们情绪。这得从宜家对我们这代人的影响说起。


 宜家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肉眼可见的是好吃的肉丸子和便宜的冰激凌,这是我问过一帮朋友后,得到的答案。



我在某社交平台上,看到@永夜娑罗的分享:

一块钱一支但跟麦当劳味道并无区别的甜筒,四块钱(以前两块)一纸杯随便喝的饮料,又大又甜的肉丸子配土豆泥,是宜家给我最初的震撼。


更重要的是,宜家能让我们快速经济地获取一个家(来自雅趣用户@哎呦)。



它给我们提供了更多家居解决方案,也是大部分人对北欧风的启蒙。在我跟朋友聊的过程中,他们这样说:


@ 白白

如果没有宜家,我现在的房间大概会是20年前老阿姨的状态吧,就是很土的那种,毕竟普通人的审美很难让家居艺术范儿。宜家让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家居环境可以有设计感。


@ 马鬼

宜家对我来说是个软装助手。因为我不需要上网去搜索大量的软装参考图,然后再去找类似的产品。在宜家,可以直接看到员工的创意搭配,喜欢什么,就可以立刻买到,省了很多功夫。如果没有宜家,不知道我这次新家会被装修成什么样子。


在功能性考虑之外,宜家也是一种情感联结。因为“宜家,是要和成为一家人的人才能一起逛”


@ 姜江

第一次去宜家是和父母去的,当时看到的第一印象就是丰富,比起单调的家私城,宜家像是真正的一个家,不管哪个构造都是真实的家的模样。


但对于漂在别处的年轻人来说,宜家是现在的家的制造者,也给未来的家提供了幻想模版。


@ 青年路桂纶镁

商品和年轻人兼容度很高,无论是租房买点小件、小预算装修、还是正经装修,都可以在宜家找到合适的商品。品牌很强,一定程度上可以定义家居这个品类。


@ 巧虎有点懒

宜家意味着关于家的许许多多的可能性。以前觉得家装是一件很大很重的事情,感觉只有买房装修时才会经历,可能一辈子就一两次,但是宜家拉近了某种心理距离,感觉家是可以一点点变好变美,每次去宜家都能添置一些新东西,给带来一些新变化,让空间甚至整个人都感觉不同,哪怕只有一点点。


宜家带给我们的满足感,甚至都成为消费者心理学的理论,叫宜家效应


它是指人们对某一事物付出的努力不仅给事物本身带来了变化,也改变了自己对这一事物的评价。


付出的劳动越多,产生的依恋越深,越容易高估它的价值


这个理论脱胎于宜家的半成品家具。我身边很多人热衷于买宜家的半成品家具自己动手组装,看着自己造出来的家具,特别有成就感。



而组装家具这个点子,是坎普拉德30岁时的偶然发明。某天,他看到 一名雇员为了将货物全部放进顾客的汽车里而拆掉桌子腿,这个行为突然让他萌生出一个全新的经营理念——将家具“扁平封装”,让顾客自己回去组装。


这样既为顾客和自己节省了高昂运费,还大大缩减贮藏和销售空间。


那么你呢?


宜家对你意味着什么?


这几天关于宜家的道理,你估计已经听过1000遍,如果你了解得够多,那就直接去留言区,开始你的分享。


但也许下面的宜家故事有你不知道的情节,先看下也行。


 你爱的宜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创立的?


关键词1:敢想敢做


我们把时间拉回到 1943年,当时17岁的坎普拉德,因学习成绩优异,获得父亲给予的一笔奖学金,以此开了自己的公司。


而宜家(IKEA)这个名字,也是由他自己的名字(Ingvar Kamprad)、他出生的农场名称(Elmtaryd)和旁边的小镇名字(Agunnaryd)组合而成。


其实,宜家创立之初是个邮购性质的公司,卖的都是尼龙袜、贺卡、种子、钢笔和皮夹这些小商品。


25岁那年,他遇见日后的得力干将斯文·汉森,经过长达一天半的面试(聊天)后,宜家开始将目光瞄向瑞典美好生活的象征——家具。


那时,家具颇高价格,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奢侈品。但宜家想改变这种局面,提出“我们的想法是为所有人服务,包括穷人。我们必须降低成本”的口号。当然,他们也开始这样做了。


▲ 1960年 坎普拉德于测试实验室


第二年,宜家清仓处理各种小件商品,开始专注经营家具。坎普拉德28岁时,在瑞典阿姆霍特开了宜家第一家展厅式销售的家具商场,顾客第一次能够在定购宜家家居用品之前看到和触摸这些产品。将邮购业与家具商场合二为一的经营之道正式诞生。


▲ 2016年,坎普拉德在宜家博物馆开业现场


现如今的宜家,在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403家分店,总销售额为383亿欧元(约合449亿美元)。


关键词2:吝啬又大方


在所有讲到坎普拉德的文章中,你都会看到这个词,不是因为我们辞穷,是事实的确如此。


在英格瓦·坎普拉德执掌宜家70余年里,他运用自己与生俱来的经济头脑,一手打造了宜家帝国,而他自己也一跃成为世界隐形首富。


可惜即使迎面走来,你也不见得能认出他。



一件褐色外套、一双磨损旧鞋戴着一副老式眼镜。超市和二手衣跳蚤市场是他最长光顾的地方。


他住的房子靠近日内瓦湖,周围风景优美,这可是他瞅准时机(这片小区快售完时)才以最优惠的价格买下的尾房。他的专属座驾是20年沿用的老式沃尔沃。


还记得一次英格瓦在斯德哥尔摩参加新闻发布会上,他向记者津津乐道自己在买地铁票时“享受了老年人优惠价”。甚至,他因为找到比原来便宜几块钱的理发师,就解雇了长年为他服务的那位。


▲ 2008年,瑞典阿姆霍特商场50周年店庆


但就是这个“吝啬”的企业家,不仅让大多数人买得起家具,而且还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会。宜家基金会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荷兰成立了宜家慈善基金会,从此,宜家的一切商业利润皆属于宜家基金会。



现在,宜家基金会目前与31个国际性非营利组织都有合作,并且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难民署、拯救儿童组织(Save the Children)、克林顿健康倡议和众筹组织KickStart等国际机构的最大企业捐赠者。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