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本文来自雅趣好朋友Autocarweekly。


周末又来啦,惯例不说车。先来一个韦哥在他票圈看来的极品段子:


天寒地冻,路上的加拿大鹅越来越多,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两天包邮区广大小伙伴最离不开的羽绒服


 羽绒服的前世今生


——


话说,羽绒服的全球流行,也就近百年的光景。但羽绒制品,其实早已有上千年的“填充史”。据说最早暖起来的一批人,是大唐的广州土豪们。


他们早就发现了鹅绒的妙处:轻薄、保暖又透气。当然以广州天气的尿性,他们绝不可能穿上身,而是用来当被子。


而且当时的广州土豪们早就发现羽绒虽好,但缝进去里没多久就会沉积到被子四边,中心空空如也。所以在采集大量鹅绒毛塞进锦帛被的同时,还不忘一边塞一遍横一道来竖一道,横横竖竖地平均踏线,将绒平均散布于整条被子。



唐昭宗时期,这个南岭土豪之宝才被一个名叫刘恂的河北汉子发现。时任广州司马的刘先生甚至惊奇地发现,当地的富二代三代们更是人手一条,说是不光能保暖,还能防止小儿癫痫。


哎哟,还是广州人会享受,有海鲜野味不说,还能随时随地嗑荔枝盖羽绒被。


难怪刘先生就此爱上广州,在此常驻下来,卸任了都没离开直到去世,还将这个发现写进了他的《岭表录异》,里面详细记载了广州人是如何绗缝羽绒的,这可比美帝商人埃迪·鲍尔在1940年获得的绗缝羽绒服专利,起码早了一千多年!


——


而歪果仁也是挺早就开始用羽绒制品的(当然绝对比不过我们中国人)。


比如17世纪,战斗民族就开始将羽绒出口作为一种买卖。


再比如18世纪,挪威人发现当时的附属国冰岛有一种神奇的鸟儿,名叫冰岛雁鸭。这种鸟在筑巢时,会啄下胸前和腋下最软最暖的绒毛铺在窝里给蛋和幼鸟保暖。北欧老渔民就此get了一个新技能——跑鸭窝里扒拉绒毛,卖给商人做成羽绒制品,后者再卖给不差钱的上流人士,做被子枕头。



(话说北欧人采鸭绒比亚洲人搞燕窝鸟道多了,很早就知道可持续发展之路,他们都是等幼鸟成年,一家子弃窝后才去捡绒的。)


如今北欧人依然靠冰岛雁鸭发家致富——这个物种全球不过20万只,每年靠老渔民手工集绒也就不过2000千克,换算下来平均一只鸭只能采到10克,因此比白鹅绒贵得多得多。


就在上个月,京东曾卖过某国内高端床品品牌的雁鸭绒被。人说是等了4年才造就面积为5.5平方米、含绒量达到98%的10床极品,加上百分百德国桑蚕丝做被面,售价为19.8万软妹币一套——记得早在2005年,雁鸭绒被就在温州出现过。当时面积正好5平方米,售价15万。



还是最最顶级的钻石级羽绒呢,13年才涨了4万多,太良心了!


——


话说羽绒制品真正开始大流行,是在20世纪初。


因为有聪明人发明了一种机器,利用风力,能把羽绒从羽毛中轻松分拣出来,大大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这道理其实和用风扇吹走流水线上的空香皂盒是一样一样的。


在此之前,羽绒都是手工拣选。因此时间慢价格高,只有上流人士能享受得起;要不就是偷工减料将完整的毛弄碎,再和绒混一起填充缝制,成为军队专用品。


但那些使用羽绒的人都遇到了一个问题,羽绒沉淀——千年之前,广州土豪也遇到过。他们也没看过刘先森的《岭表录异》,直到一个名叫埃迪·鲍尔的小生意人,才将这个问题彻底解决。



起因很简单——在一次阿拉斯加的捕鱼行动中,鲍桑为了方便干活所以穿得太少,差点被活活冻死。


劫后余生的他突然想到当年自己的老叔叔曾说过的一个奇遇:


那是19世纪初,鲍叔叔作为拿破仑手下的一个小兵,和千万个小兵一起跑去挑衅战斗种族,那场战役的结局大家都知道。幸运的是,鲍叔叔没被冻死。他发现了战斗种族的保暖神物:鹅绒,更依靠塞在外套内的几把鹅绒,活着回到法国。


鲍桑想到老叔的这段传奇经历,就试着用羽绒和尼龙面料,自己做了一件羽绒服——不出意外,羽绒就沉淀了。但鲍桑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对策,将当时棉被制作时用到的绗缝大法运用在尼龙上,把羽绒服分成许多个小格子,然后往里慢慢填充绒,就此解决了羽绒沉积和分布不均的问题。






——


鲍桑将自己的第一件“大作”起了个炫酷吊炸天的名字:防暴雪,并送给了好友欧米·戴伯。戴桑是当时极著名的登山家兼土豪,在1935年第一个自由山脊线登顶雷尼尔山。


话说雷尼尔山一直以来都是美国本土境内的山中奇葩,因为怎么看怎么像阿拉斯加的某座疯狂山脉。比如之前提到的自由山脊线,是美国境内最长的冰雪登山路线,再加上变幻莫测的天气,什么八月暴风雪,一言不合就来凑热闹的狂风,外加潮湿的空气。


甚至至今还有不少登山家表示,征服这座山峰的难度不亚于从北坡上珠峰。


戴桑觉着,自己之所以能顺利登顶,鲍桑的“防暴雪”功不可没。所以,下山后他立马和后者合伙,认认真真投入了第一代现代羽绒外套的设计研发制造上,并利用自己的服装厂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造出来,与此同时还在各大杂志上做广告。



果然,鲍氏羽绒服成为当时探险家们的口碑爆款。虽然穿起来总有一股臊臭味道,时间久了还会各种钻绒,搞得自己就像一只巨型禽类。但在当时,无疑是救人命的“黑科技”。


作为一个商人,鲍桑立马在1940年申请了关于羽绒绗缝法的专利。


2年后,鲍桑又为美国空军制造了一批特殊的军用羽绒服。据说能让飞行员在-21℃的温度下保持3小时保暖,还能让他们背着11公斤的装备漂浮24小时。就是这么一件衣服,让不少飞行员铭记于心,回国后到处寻找那个“美国西雅图的埃迪·鲍尔”。



而现代羽绒服的第一批核心顾客,就是由那些探险家和退伍军人构筑的。


——


直到上世纪70年代,涂层织物诞生,才慢慢解决钻绒的问题。


十年后,羽绒服才在中国再度流行。不过,由于当时国货质量实在太差——从面料、含容量、羽绒档次、加工水平乃至外观都不行。尤其在东北,直到2005年都被戏称为“面包服”(和如今流行的面包服很不一样哒)。



 羽绒服购买指南


所以,这里就必须涉及一个如何挑选羽绒服的程序。一般而言,靠谱的羽绒品牌都会提供以下几点信息:


1 | 填充物



指的是羽绒服里填充的材质鹅绒还是鸭绒。一般排序为:白鹅绒>灰鹅绒>白鸭绒>灰鸭绒。


所以说,之前提到的极品冰岛雁鸭,绝对是因为稀有度而价格昂贵的。


特别说一句,话说如今魔都中产必备的加拿大鹅们,其实只有旗下的Snow Mantra派克羽绒大衣采用了白鹅绒,其他均是白鸭绒。说不定还没有某宝上1k多的高仿填充物好呢。


2 | 含绒量


虽然老说羽绒服羽绒服的,其实羽是羽,绒是绒。道理和凤凰啊豺狼啊之类的差不多。羽指的是带杆的羽毛,绒指的是朵状的禽类绒。所以含绒量指的就是羽+绒里绒的所占比例。


话说能带来保暖效果的,当然是绒咯,绒的百分比越高越温暖。


3 | 蓬松度



简称FP,是指每克或每盎司羽绒的体积为多少立方厘米或立方英寸,数值越大,就说明羽绒越蓬松。蓬松数值越高,羽绒的隔热性就越好,保暖效果越佳。


这个其实可以简单测试出来,比如将几件羽绒服平铺在面前,用相同的力量按压其表层,回弹时间越快的蓬松度越高。而充绒量相同的羽绒服,体积越大,说明羽绒越蓬松。


当然前提是店员允许你这么捣鼓。


4 | TEI温度体感指数



简单来说,就是羽绒服最多能抗住零下几度。


比如之前提到的鲍氏羽绒服,就是如今美国著名户外用品品牌Eddie Bauer。它的羽绒产品在温度体感指数上秒加拿大鹅,最高级别的对应最低温为-50℃,而鹅最尊贵的那款白鹅绒填充大衣Snow Mantra为-30℃及以下,只能算鲍氏的中间档。


——


现在,咱们来说说,除了“羽王”加拿大鹅和“羽皇”蒙口,还有啥好牌子的羽绒服可以入?


如果说功能性,之前提到的羽绒鼻祖Eddie Bauer就很好。


它家羽绒首先以TEI为重要指标,一般分为三档:-20℃为初档,-30℃为中档,还有-50℃为高档。其次是蓬松度,一般中档也有800+。价格也就170美元,性价比非常高。功能性上已经彻底秒杀大鹅们。


咱随便进他们家官网看一下,比如以下这款:



贵一点可以选Marmot


看起来时尚度明显高不少,比如这件很派克大衣范儿的Njord Jacket,蓬松度也有700+。



要说时尚度,尤其是适合亚洲人身型的时髦羽绒,那就必须提到北脸和霓虹知名服装品牌nanamica一起搞的北脸支线THE NORTH FACE PURPLE LABEL


和走纯户外专业运动风格的北脸主线不同,紫标的特色……就是高时尚度的设计感和版型。


颜值真的太高太高,比鹅们适合亚洲人N倍。



那啥,不要以为这是北脸支线,所以功能方面会特别专业。给各位看一张去年秋冬他们主打的款式——貌似最美的普蓝色已经卖光了。



当时折合软妹币3500左右。看一下内里的成分表:



绒含量是72%,丝绵为20%,羽毛是8%。也不能说是它们偷工减料,而是霓虹人一般更喜欢人造面料——经常日代的小伙伴应该都懂的。


当然想要骚气外露的略略略款式,加拿大除了鹅,还有剪刀手Moose Knuckles。也是贵得够可以,但时尚度明显比鹅高,且更适合女性身材。不过,就功能和专业度而言……还是无视吧。




——


最后来谈谈如今中国中产们的冬季装腔必备,先从“羽王”加拿大鹅和“羽皇”蒙口说起。


加拿大鹅么,即使前年年底被“杀野生郊狼取皮做毛领”的事件弄得沸沸扬扬股票大跌,中国土豪们依旧趋之若鹜——我们每年要消费无数的小白貂呢,大尾巴狼算逑。


打头的就是马云(那啥,估计是尺寸原因所以他穿的还是女款)。


话说之前加拿大鹅只是不少国家南极探险队和北海石油工人特配的工作服呀。所以完全不讲什么版型之类的,穿上就是个直桶装身材,无论男女。



能有这样的地位,主要是这几年的新公关到位。基本上每个好莱坞明星都免费收到过大鹅的馈赠,有穿不穿猪头三嘛。于是,好莱坞的路上,加拿大鹅越来越多,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


不出意外地,大鹅只是送个几百件衣服,没靠啥天价代言就成为这几年冬季明星街拍中出镜率最高的单品。即使明星们穿着也是各种吃藕,但丝毫不能阻挡其成为羽绒界的头号人物。如今是每90秒就卖出一件,甚至各种限购,每年涨价10%等等“措施”,也挡不住其直线上升的销量势头。



话说它最有名的王牌产品,是之前提过的Snow Mantra,号称是“地球上最暖和的羽绒服,品牌唯一用白鹅绒填充的一款“极品”,极限温标是-30℃,FP值为675,只是达到了高品质羽绒服的基准线——而售价则高达1495美元。


话说如果小伙伴想冲着时尚或实用去购买……还是算了,因为它已经属于奢侈品的范畴,典型的价格超过功能性,具备超高品牌溢价力。



再说“羽皇”蒙口。


“羽皇”比“羽王”在中国火得更早,再加上前几年马云在乌镇大会上的演绎,就此成为中国中产们的法国必败单品。


有句刚句,高卢雄鸡蒙口无论款式、填充还是FP值,的确都比加拿大鹅好。比如所有的填充物都为鹅绒,且几乎含绒量都是90%以上,FP值也起码是在700+,更是将羽绒服时尚化的鼻祖。


但是坏就坏在“时尚鼻祖”上。



看着秀场和手册上模特穿的那些样式,真的不是一点点的洋气,甩其他专业品牌N条大马路呢。但大部分中国人和代购们秀出来的样式……乍一看和优衣库之流的差不离——比如马云当年穿的那件就是典型代表。


其实,就和买爱马仕或驴牌的大logo皮带的性质差不多。那个雄鸡logo是用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气质内涵之类的统统都是浮云。



所以,到底是买奢侈品以壮自己的声威,还是买真·羽绒服让自己舒坦过冬,全靠你自己的一念之间。


文 | Dedee

本文授权转载自 autocarweekly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