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珍惜和你一起去胡同苍蝇馆吃饭的那个人啊|雅趣Map

3个月前


上期我们开车去了世界各地的滑雪场——自从爱上了滑雪,我再也没有睡到过自然醒|雅趣Map


这期雅趣蹬上了自行车 想带你在北京的胡同里转一转。


这是雅趣Map的第2期。


大家好,我是张搏,一个学富四车、才高七斗、古今华夏全都知道些的北京直男。我最爱做的事情是把自己的故事抖出来与人分享,因为懒,所以写文章从不拐弯抹角。王者荣耀最爱用白起,因为他的那句话我很喜欢—“曾经,我也是个普通人。”



一个老外说,要在一年内吃遍北京。结果三年了,还在南城没出去。


我大学是在外地上的,记得有一次在放假回家,路过家门口的南横街时发现小土路变成了柏油路,很多苍蝇馆要不就是不见了,要不就是搬到别的地方摇身一变成了饭庄。


若不是某一情境触碰到你,真的很难了解自己记忆深处还藏着另外一个世界。纵使时代变了、街道变了、自己变了,但记忆永远不变。幸运的是,那些兜住我往昔记忆的胡同苍蝇馆有些还在那里,对于一个北京南城孩子来说,那就是家的味道。


但如今北京的苍蝇馆所剩无几,若不是特别兴隆的,基本都被整治了,今天给想起来七八家北京的苍蝇馆。


写下来,不当推荐,只做备忘。


当期车型

ofo


在北京拥堵的道路交通中,共享单车成全了所有人的最后一公里。不管你是CEO,还是学生妹,都要瞪上小黄车、闻着味儿,才能寻觅到这些藏在胡同里面的苍蝇馆。





-悦宾饭馆(翠花胡同店)-


小时候我家住在东四那边,家里来了亲朋都会走两步路去悦宾饭馆。悦宾饭馆在五四大街附近的翠花胡同里面,大马路上没有招牌,第一次去的人肯定得找一阵子,但只要打听一下,没有人不知道。



都说宾悦饭馆的菜香能飘到胡同口,这话确实不假,那是一股八十年代饭馆的味道(这股味儿难以形容,好似一股爆炒出来的咸香味)。门脸儿相比以前装修了一下,但里面的装潢没变。除了大白墙和十几张简朴的木头桌子以外,值钱也就是那些老照片和“中国个体第一家”的招牌了。



服务员的态度很国营,但客人们不仅不会动肝火,反而还有一种亲切感。


我上次和朋友去,我俩只点了一盘肘子和两条小黄鱼,就愣是从晚上七点聊到了深夜。话题基本以追忆往昔为主,比如小时候抓铁牛从树上掉下来、比如看完《三国》和小伙伴一起水淹蚂蚁窝,愣说自己是关二爷灭了于禁的大军。


偶尔我也会听一耳朵周围人的聊天内容,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五味杂陈的故事在这间小小饭馆里抖露出来。坐在我右前方的应该不是本地人,听口音应该是仨东北狠哥,但在悦宾饭馆,他们笑起来就像是领到了糖的傻小子。


那晚我还发了一条朋友圈,上面写道:一个能聊《甲方乙方》和树上铁牛的地方。


地址:翠花胡同43号(中国美术馆正对面)

人均:68 RMB



-利群烤鸭店-


“世界上最低调的烤鸭店”究竟有多低调?很多食客若不是看见了利群烤鸭店门口的大字报根本找不到这个胡同深处的小店。



与其说是小店,不如说是个大杂院,我印象中这里自1992年开张就没怎么装修过,一砖一瓦都是张立群(店老板)自家院子原先的样子。


张立群起初开烤鸭店的时候估计也没想到自己家的店会这么红火,甚至都火到了国外。很多外国元首和游客不认全聚德,万里迢迢专程来吃它们家的烤鸭。院墙上面挂着所有张立群接待外国元首留下的照片。


前门周围的胡同拆了不少苍蝇馆,可唯独留下了利群。原因可能是,如果在维基百科里搜“北京烤鸭”,点击最多的是这里吧。如果评一个北京必比登餐厅,利群准能上榜。



地址:前门东大街北翔凤胡同11号(正义路南口)

人均:161 RMB





-菜麻(菜市口麻辣烫)-


菜市口麻辣烫,简称菜麻。


虽然这么叫,但店里卖的是名副其实的串串香,称签子算帐。我至今也没明白,一家串串香店,为什么非管自己叫麻辣烫。



初中时代我有了每月固定的零用钱,这意味着我能在放学路上买点儿自己想吃的东西了。记得初三中考那段时间,我们每晚补课到七点多,放了学我就跑到路边摊上吃“脏麻”。脸巴红扑扑的大姐们推着放着“脏麻”的小车往路灯下一待,热气腾腾的食物被照映得格外诱人。


2006年左右,推车叫卖的“脏麻”被政府治理了,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腰包越来越鼓,每月攒点儿足够和小伙伴们搓个高级一点的饭局。那时候南城有新意的小馆子不多,菜麻算最经济实惠的,所以不管我们什么时候去都需要排队。


宣武的圈子不大,总能在排队时遇到熟人,拼桌也就成了一件很正常的事儿。如今,很多在菜麻桌上成为朋友的人都成了发小。


前两天我又去了一趟,本来光秃秃的门脸挂上了“菜麻”的牌匾,价格贵了一些但不多。味道嘛……被腌制过的麻辣牛肉与辣锅香会杀进你外套的每一寸纤维,一顿下来油油腻腻。不过他们的冰柜里有信远斋酸梅汤,临走前喝一瓶,比饭后一支烟更像活神仙。


地址:菜市口路口向南500米路西(近菜市口地铁)

人均:81 RMB



-烤肉刘(阡儿胡同店)-


很久很久以前,北京有三家著名的炙子烤肉:烤肉宛、烤肉季、烤肉刘。


不过如今烤肉宛和烤肉季已经变成了人均150左右的大饭庄了,只有烤肉刘一家还坚挺在人均70块钱的队伍中。70块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三个字——接地气。在烤肉宛和烤肉季的环境里,您穿着裤衩背心确实不太好意思进去。但在阡儿胡同的烤肉刘,您可以体验到原汁原味的炙子烤肉。



有趣的是,烤肉刘与和平门三千里(韩国烤肉)仅一街之隔,虽然三千里的生意也不错,但日渐干不过烤肉刘了。我猜想原因是这样的——附近的居民、包括我自己在内,土著们舌尖依赖的还是肉类与孜然、辣椒、香菜洋葱碰撞出来的那个味道。就着辣白菜吃烤肉的感觉,至少不够亲切。



宣武区不大,以前虎坊桥就是居民们的娱乐商圈。不过如今工人俱乐部电影院已经远不及耀莱影城、可乐思练歌房也远不及麦颂、金库,就连听相声和京剧,也少有人去湖广会馆了。


但南城的孩子心里有一种“一条龙”叫做“工人俱乐部看电影、烤肉刘吃宵夜、可乐思唱通宵”;而老家儿们的“一条龙”叫做“湖广会馆听相声、烤肉刘吃晚饭、清华池修修脚”。


地址:阡儿胡同41号(东方饭店西侧100米)

人均:94 RMB



-祥云轩-


我就吃过祥云轩两次,一次上中学时爸妈领我来的,店面很小就六张桌子。老板人很热情,但服务员都是国营脸。那时候这家店除了门钉肉饼和爆肚以外没有什么别的菜,人家买3块一个肉饼的时候他就敢卖5快,等一锅还特别慢,但还总有人排队来吃。



他家的门钉肉饼有个特点,那就是“大”,跟牛眼差不多。吃的时候得像吃南京汤包一样,拿勺兜着吃,要么汁水喷得到出都是。


再来就是去年同学聚会,有人提议说去祥云轩,我心想那么点儿地方聚个毛会?结果到了才知道人家早就换了门店成了饭庄,除了门钉肉饼以外,各种清真菜全都还做的不错。


但有一点我得说,为什么服务员的质量和服务意识强了,老板的脸却绷起来了呢?这可能是就是传说中的“穷开心”和“高处不胜寒”吧。


地址:牛街教子胡同法源寺西里5号楼(近大顺堂)

人均:55 RMB





-京深-


京深并非是一家餐厅,而是一家超级大的海产品市场。忘了什么时候,聪明的商贩们发现了北京人好吃的特点,于是在市场旁边开了几家能够加工海鲜的餐厅。久而久之,也里成为了北京“海货控们”扎堆吃海鲜的地方。


所以,前不久7Fresh和盒马鲜生横空出世,对于一直吃京深的孩子们来说不但毫无新鲜感,还相当排斥。



在京深市场采购,得淌着脏水,狼狈地穿梭在夹杂着咸腥味的空气里。脸膛焦黑、围着皮革防水围裙、叼着烟推车的都是那里的商贩。


在京深,其实你分不清自己是置身在北京还是潮州某个沿海的贩鱼市场。这里有像我一样的散客也有餐厅厨房的采购。零售价格大概只有超市、菜市场的1/3。生蚝在京深市场能卖到4块钱一只,而三两左右母蟹,卖不过20块钱。



餐厅都在市场的二层,有很多家商户,做出来的味道有一些差别,但是加工的价格却都是市场统一的明码标价。不过这里支持砍价技能,整单抹个零头或者打个八折是没有问题的。



在京深吃一顿,买货与加工算下来人均130元左右,是个懒蛋们用来解馋的好地方。


地址:大红门石榴庄西街232号(光彩路口)

人均:190 RMB





-华威肉饼-


华威肉饼在松榆西里附近,那里是朝阳区,这对于宣武的孩子来说不算近。所以这家店我前几个月才第一次去,有种“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孽”之感。


饼皮被油耨的皱皱巴巴,里面的肉馅跟巨无霸的肉饼一样厚。一定要就着他家的绿豆稀饭一起下肚,这样可以帮助你彻底打开所有的味蕾,有兴趣的话再加个牛二也是极好的。



吃肉饼的时候,服务员喜欢盯着你看,直到你露出幸福的表情,她们才会心满意足地移开视线。


东城的利群烤鸭店适合成为必比登餐厅,而华威肉饼适合去申请个非物质文化遗产。


地址:松榆西里16号楼西侧(近潘家园路)

人均:50 RMB


塑料兄弟连和塑料姐妹花有很多,但是肯陪你去苍蝇馆聊天的永远就那么几个。所以,一定要珍惜和你一起去胡同苍蝇馆吃饭的那个人啊。


帝都美食博大精深,漏下的,我们评论区见!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