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戴者都是成功人士:雅趣专访宇舶表首席执行官里卡多·瓜达鲁普

7个月前

危机?什么危机?如果我们听一下宇舶表CEO瓜达鲁普先生报的业绩,会意识到其实超豪华极致腕表的春天正在到来。


“有些品牌,去年销量会有回落,而宇舶表是从7%增大到了8%。我希望今年能到9%,未来能实现20%。”


宇舶表首席执行官里卡多·瓜达鲁普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法拉利和宇舶表强强联手,推出全新宇舶表Techframe法拉利70周年陀飞轮计时腕表,不愧是今年巴塞尔表展的一大看点。


这款新表分为三种版本——王金、PEEK碳纤维和钛金,每个版本推出70枚限量表,成为腕表藏家的心头好。

 

Techframe法拉利70周年陀飞轮计时腕表

 

瓜达鲁普说自己“每天都会更换手表”,因为自家的手表实在太棒了。


他认为如果消费者佩戴时很开心,感到特别兴奋或充满激情,宇舶表也算是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雅趣:您自己选购手表时最看重什么,材质、设计还是功能?


瓜达鲁普:最看重腕表的情感层面。腕表能带来感染力。这来自设计、材料和科技的结合。机芯所蕴含的科技,本身就是一种很特别的审美。


例如透明蓝宝石的运用,蓝宝石本身就有不可思议的美感,但同时你又能透过它欣赏到腕表的内部结构。

宇舶表Big Bang Unico蓝宝石腕表

 

雅趣:所以看重“第一眼”印象?

 

瓜达鲁普:是的,我喜欢“WOW”的感觉,我希望它能戴在我的手腕上。

 

雅趣:整个高级制表业近年来在走下坡路,宇舶表的全球和中国市场状况又如何?有哪些业绩数据可以与我们分享的吗?


瓜达鲁普:正相反,宇舶表在壮大。


有几个原因,首先,中国目前还不是我们最大的市场--宇舶表最大的市场按区域分是欧洲,国家里则是日本第一,美国其次。这跟很多别的品牌不同。


因此,宇舶表还能保持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对有些品牌,可能在中国的销售额占总体的50%,去年销量会有回落,而宇舶表是从7%增大到了8%。我希望今年能到9%,未来能实现20%。


雅趣:您对目前的业绩是否满意?


瓜达鲁普:我们每年都收获很多,并创造新纪录。创纪录总是一件很棒的事,我对此很满意。


宇舶表在制表业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在未来几年里,保持革命精神和创造力,将会是个很大的挑战。


雅趣:目前哪一系列最畅销?

 

瓜达鲁普:还是BigBang,它属于偶像级的。之后我们有Classic Fusion系列,它更商业化,销量也非常好。此外我们还有Spirit of BigBang,和更复杂的Masterpiece系列。


雅趣:宇舶表在市场营销方面的举动一直广受关注和赞誉,你们的品牌与流行文化、体育、艺术等各领域都有跨界合作,因此笼络了很多粉丝,这些合作的出发点是什么?

 

瓜达鲁普:如今,人们的活动愈发多元化。宇舶表的消费者们爱好广泛,会参加各类活动,比如热爱法拉利、足球、音乐和艺术等等。


而无论你有怎样的爱好,宇舶表总在那里。对于很多人而言,宇舶表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雅趣:那么,你们是如何选择合作对象的?


瓜达鲁普:大多数时候,我们凭直觉。这不是一个纯科学的抉择,更多时候是跟着感觉走。


我们的工作有时候非常感性——你也知道,腕表本身是带有情绪的。当然,有时意外相遇,也会碰上一个和品牌完全契合的伙伴。


比如携手法拉利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机会,当时他们想要一个新的合作伙伴,找到宇舶表,我们觉得太棒了,一定要合作。

 

雅趣:跨界合作对宇舶表的形象和产品销售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瓜达鲁普:我们最终目的是销售腕表,法拉利合作表款可量化,因为最终可以知道卖出了多少块。但是足球领域的合作,效果没有这么直观。它更多的是一种品牌的推广,而非直接销售。


影响力这个东西,其实取决于合作类型。足球的受众非常广泛——他们并非都能买得起宇舶表,但这仍是一种正面营销。大家会看见、会惊叹,感慨说这是一个多么棒的品牌啊。而法拉利合作款,针对的是我们的实际买家。

 

雅趣:宇舶表如何同消费者互动?

 

瓜达鲁普:沟通是必须的。我们不仅会向我们的潜在客户这么做,也会向年轻一代营销。


例如,我们在Instagram上就特别红,我们尝试通过社交媒体去和年轻人沟通。我们直接和未来对话。他们现在可能不会买,但五年后、十年后也许就会了。

 

雅趣:宇舶表和消费者的关系如何,他们并非只是购买你们产品这么简单吧?


瓜达鲁普:对,并非如此简单。我们在一开始就在激发他们的梦想,向他们传递绝佳体验。体验会越来越强烈并最终变为一种志向,他们会想成为宇舶表世界的一员,也许有一天就会买一块宇舶表。

 

雅趣:年轻消费者,尤其在中国,非常喜欢和习惯于网上购物,宇舶表会涉足电子商务这一块么?


瓜达鲁普:这是当然,但我认为网购有一个极限价格。人们不会网购一块两万欧元的腕表,网购界限大约在3000欧元左右。一旦超过这个极限,销量下跌十分明显。


但我们已经开始尝试和消费者交流,向他们传递一些数字化的体验。现在我们仍处在起步阶段,还有很多正在探索中。不会是“点击-购买”,但可能是“点击-预定-体验”。


在中国和全球范围,宇舶表肯定会向线上进军。

 

雅趣:中国会成为宇舶表线上进军的首个市场么?


瓜达鲁普:是的,预计今年在中国进行一些尝试。我们肯定不是说了“我们要做线上”,然后就坐下不动了,只开个头肯定不够,我们需要开发平台,搜集经验,以及建立完备的售后服务。

 

雅趣:您认为线上和线下商店有怎样的关系?


瓜达鲁普:我认为它们是互相关联的,而非互相取代。我们通过不同方式和我们的消费者沟通。数字化是一种革新,我们想要占据先机。

 

雅趣:您希望宇舶表在消费者的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瓜达鲁普:是让他们开心。让他们在佩戴宇舶表的时候感到兴奋且充满激情。


同时,我们也是一个成功的标志,戴上宇舶表的都是成功人士。我们想要用情绪感染消费者——因为,宇舶表的每支腕表,都是一件艺术品。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