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是人文因素的结晶:雅趣对话真力时研发主管盖伊·西蒙

3个月前

真力时、 泰格豪雅和宇舶表同属于法国 LVMH 集团, 由瑞士腕表界的风云人物——让 - 克劳德·比弗 (Jean-Claude Biver) 亲自掌舵。


近来, 真力时的市场地位愈加清晰, 价位介于两个兄弟品牌之间, 要走一条凭借科研和真材实料取胜的“技术流” 路线。 


这次接受我们专访的盖伊·西蒙 (Guy Sémon) 是工程师出身, 作为真力时研发主管, 今年推出了高精度的 Defy El Primero 21腕表, 为品牌打响翻身换面的第一枪。

 

西蒙是个准科学家, 以前研究数学和物理, 现在成为一名生意人。他说话风趣幽默, 问他作为研发部门的头儿最大的挑战时, 他说,“我之前是数学家,现在是商人,我得把想象力转化成生产力。 ”


真力时研发主管盖伊·西蒙

 

三年前, 比弗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以传奇机芯 El Primero 为基础, 为真力时研制新型机芯。


为此, 他特地跑到美国, 最终在犹他和墨西哥州找到新的材质。这种材质由碳基碳纳米管复合材料制成, 不受磁场影响, 可以增加腕表的精准度。


由此, 新款独一无二的机芯实现了每小时振频 360 000 次, 走时精度达到百分之一秒。 就连钟表界最苛刻的评论家, 都对这款机芯赞不绝口。这便是 Defy El Primero 21 表款的来历。

Defy El Primero 21 腕表

 

真力时是个瑞士老牌制表品牌,因其设计常有星星标志,它又被很多人亲切地叫做“星星腕表” 。

 

1999 年 LVMH 集团收购真力时,获得 El Primero 机芯的使用权,也是出于战略考虑。

 

据瑞士通讯社 ATS 报道,中国市场占真力时销售份额很高,大约是 40%-60%,但去年受全国经济形势影响,业绩有所下降。新款机芯的推出, 为真力时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希望。



​雅趣:真力时今年主推的DefyEl Primero 21 腕表创新之处具体指什么?


盖伊·西蒙:这款腕表使用了新机芯,以纪念1969 年诞生的El Primero。它是当时全世界开发的第一块高计时码机芯,精确度可达到十分之一秒,也是瑞士天文台认证的计时表。在诞生之初就以高频为特点,成为了业界翘楚。


推出这款新品意在向过去致敬,保留1969 年机芯36000 转的走时,但增加了36 万更高帧频的机芯用于计时,在之前十分之一秒的精准度上,又增加了十倍的精准度。


而从外观上来说,过去的款式外观很强健,有些尖锐,表盘比较宽,而今年推出的这款经过改进后,外观非常现代,且很有动感。


雅趣:真力时腕表的突出品质是什么?

 

盖伊·西蒙:真力时腕表视精准为第一品质,我们的产品非常可靠且稳定。


今年,真力时推出很多新技术,包括一些新型材料。


比如新款游丝采用世界首创的专利技术,材料以石墨烯基复合材料制作而成,对温度、和磁力丝毫不敏感,保证走时的精准。其它腕表品牌从来没有使用过同样的材料。从头到尾,我们共花了三年之久打造这款机芯,其中有很多在制表界首创的技术。

真力时900机芯

 

雅趣:在您看来,腕表对消费者的生活有着怎样的意义?


盖伊·西蒙:这是个哲学问题。手表可传递情感,你购买手表不是为了单纯看时间,不然用个手机就够了。我们“提供”情感,这其实挺不理智的,如果你要保持理智,可以拿着苹果手机。


腕表机芯的复杂性,是同技艺、工匠精神和智识都联系在一起的。腕表是各种人文因素的结晶,成为情感的载体。


雅趣:您个人喜欢怎样的腕表?


盖伊·西蒙:我本人喜欢简单超薄的腕表。我是个科学家,日常生活中不太戴腕表,但我爱收藏腕表,我自己大约收藏了30 块真力时的腕表。

 

雅趣:作为研发工程师,您具体的工作是什么样的?


盖伊·西蒙:我是学数学出身,负责机芯设计和研发。简单来说,作为工程师,我的职责就是将复杂的事变简单,并能符合各方的要求。


雅趣:这项工作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盖伊·西蒙:最大的挑战,便是将发明创造转化成经济效益。


我之前是数学家,但现在是个商人,需要想象和创造,并把想象力转化成生产力,还能赚到钱。


宇舶表、真力时和泰格豪雅隶属于同一个集团,我们共有62个人从事研发创造工作。我会和各团队里的同事合作,也需要跟制表师配合。对整个集团而言,工程师和制表师的合作至关重要。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