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瑞士钟表家族财富排行榜出炉,你绝对猜不到第一名是谁

雅趣分享中国新生活
4个月前

瑞士商业杂志Bilanz最近发布了2017年度“瑞士富豪排行榜”,鉴于制表业在瑞士经济中的突出地位,我们节录出“瑞士钟表业家族财富排行榜”与读者共享。


制表行业一向圈子小利润厚,大部分成功的品牌都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历程(即使榜单上的最新成员所经营的品牌:法穆兰表Franck Muller和宇舶表Hublot,也都有着二十多年的经营史),因此这个排行榜的名字及数字多年来变化很小。


但是,经过2015/2016年奢侈品行业的低迷期,2017年制表业刚刚回暖,各大家族资产估值的微妙变化以及针对网络迅猛发展所采取的不同应对措施,依旧值得人们玩味。


注:Bilanz 名单中只包含瑞士居民,因此其他国家的制表大亨均不在列;同时,本次节录只包括以制表业收入为主要财富来源的家族,业内投资者(如掌管香奈儿的the Wertheimers或拥有Armin Storm的Michel家族)以及外围相关人士(如上世纪80年代协助设计Swatch的Ernst Thomke)均不在列。


13 | Jean-Claude Biver 

—泰格豪雅、宇舶、真力时—


资产估值:1.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262位 


Biver 无疑是目前瑞士制表业的“教父”级人物,总能在保守的制表业和现代的商业逻辑中找到微妙的平衡点。


他成功塑造了前卫的宇舶表,并于2008年以4亿5000万瑞士法郎的估值将该品牌卖给路威铭轩(LVMH)集团,净赚约1亿瑞士法郎身家。


随后他入主该集团腕表部门并接手了一直踟蹰不前的泰格豪雅。


通过迅速确立该品牌“年轻人的第一块奢侈品腕表”的新定位,他用两年的时间带领泰格豪雅的销售额实现了逆势增长。 


▲ Jean—Claude Biver


今年年初,Biver更是临时接掌真力时,一统三军。


相信这位精力旺盛、妙策频出的七旬老人能够使得这三个品牌在各自的道路上获得成功。


另外,Biver也是一位眼光独到的钟表收藏家,藏品既有复古款也有现代款,近年来他在富艺斯曾拍出多枚腕表。


12 | Vartan Sirmakes 

—法穆兰—


资产估值:2.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249位 


1991年,这位独具慧眼的亚美尼亚表壳供应商和独立制表师Franck Muller联合创立了Technowatch SA公司(Franck Muller公司的前身。


一个是充满个人魅力的制表天才,一个是深谙商业运作的经营老手,二人迅速将极具创意和复杂度的法穆兰品牌推向成功,并打破了瑞士制表业由拥有数百年钟表历史和传统的几大家族控制,当代制表师无法创造一个全新品牌的局面。


随后的几年里两位好友之间出现嫌隙,最终Vartan Sirmakes买断了该品牌,并将其发展成为瑞士最大的独立制表集团之一,年销售额约为2.5亿瑞士法郎。 


▲ Vartan Sirmakes


Sirmakes看重垂直整合的制表设施,希望自制所有零件,以打破对供应链的依赖,保证出品的最佳品质,也更能满足该品牌高度复杂产品特点的需求。


目前,他仍在继续扩大该公司在日内瓦郊区的生产基地Watchland,并在最近完成了两座新的大楼。


同时,Sirmakes还是瑞士足球俱乐部FC Stade Nyonnais的拥有者,去年他的资产估值增长了约5000万瑞士法郎。


11 | Bernheim 和 Weil families 

—蕾蒙威—


资产估值:2.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236位 


Raymond Weil(蕾蒙威)由同名创始人于1976年创立,老掌门钟爱古典音乐和诗歌,并将其注入品牌的设计理念,两个女儿也都从事艺术行业。


1996年,他的女婿Olivier Bernheim出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2014年家族第三代Elie Bernheim正式接管该品牌。 


▲ Elie Bernheim


蕾蒙威追求与文化艺术之间的深厚渊源,所推出的表款及型号,均以古典音乐或歌剧名称命名。


同时注重珍贵材质的使用和细腻的制表工艺,上世纪90年代鼎盛时期,曾是轻奢腕表业的领头羊。


如今即使风光不再,但多年来一直稳定地保持着约2亿瑞士法郎的年销售额,规模和盈利仍然相当可观。


10 | Jean-Pierre Slavic 

—劳力士—


资产估值:4.2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208位 


Jean-Pierre Slavic曾经拥有Boninchi SA,后者是上世纪20年代以来劳力士的主要表冠供应商之一。


2001年,他将该工厂出售给劳力士,这笔交易是他财富的主要来源。


▲ Jean—Pierre Slavic


如今Jean-Pierre Slavic是瑞士顶级的汽车收藏家,日内瓦有一家博物馆专门展示他拥有的几十辆藏品。


他的收藏以法拉利为主,共有40多辆,包括一辆目前世界上最贵的250GTO。去年他的资产估值更是上涨了1亿瑞士法郎。


9 | Schneider families

—百年灵—


资产估值:8.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147位 


百年灵(Breitling)品牌始创于1848年,曾经生产了第一块航空计时腕表,曾是英国皇家空军的指定供应商。


同时该品牌发明的双独立计时按钮,奠定了现代计时腕表的外观。


这个拥有着“计时腕表先驱”地位的品牌,却破产于石英危机。


1979年,已故的Ernst Schneider先生买下了该品牌,将重心转移到民用运动腕表,产品不断适应着航空、航海、导航、潜水等特殊行业的需要,将其经营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行业之星。


过去的几年里,瑞士制表行业进入低迷期,拥有着光辉历史的百年灵也是惨淡经营。


去年,该家族的后代,Theodore Schneider和两个姐妹,以8亿欧元的估值将其卖给私募股权公司 CVC Capital Partners,并通过投资换回了20%的股份。


随后,具有带领腕表品牌复苏经验的前IWC万国表前首席执行官乔治·科恩(Georges Kern)执掌百年灵。


▲ Ernst Schneider


他正带领团队进行由上到下的改革,希望这个有着百余年历史的老品牌能够获得新生,相信到时候Schneider家族的财富估值增长的就不仅仅是1亿瑞士法郎了。


8 | Audemars 和Piguet 家族

—爱彼—


资产估值:9.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139位 


爱彼(Audemars Piguet)绝对是瑞士制表行业的异类。


不仅在于它安然度过行业低迷期,并在去年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销售额高达8.5亿瑞士法郎,更在于两个创始家族经历四代人的更迭依旧很好的合作掌控着该品牌。 


▲ Jasmine Audemars


爱彼由两位年轻的钟表匠Jules-Louis Audemars和Edward-Auguste Piguet于1875年创立,随后逐渐分别掌管技术和商业,家族后代也逐渐介入公司管理,成功推出了最著名的Royal Oak皇家橡树系列腕表。


目前,公司董事会主席由Jasmine Audemars 出任,而两个目前家族对现任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Bennahmias相当信任。


他曾主动削减了零售网络,以保留更多的利润空间,并突破瑞士制表业定式,于今年年初正式入局不断扩张的二手奢侈表交易市场。


7 | Scheufele family 

—萧邦—


资产估值:1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108位 


萧邦(Chopard)品牌于1860年由同名制表匠、珠宝匠人(不是弹钢琴的那位)创立,以自家生产的优质机芯见长。


1963年,由于创始人后代无意从事制表业,该品牌被来自德国的制表商、金匠Karl Scheufele收购。


通过“快乐钻石”等一系列产品的大热,这家日内瓦的钟表和珠宝制造商已经发展成年销售额达5亿瑞士法郎的巨头。 


▲ Scheufele family


目前,该品牌由兄妹Karl-Friedrich和Caroline接管经营,而79岁高龄的老父亲Karl依然参与决策。


6 | Grether family 

—斯沃琪集团—


资产估值:1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96位 


年过八旬的Esther Grether最初从父母那里继承了一家同名化妆品公司,后来成为斯沃琪集团最早的股东之一,并在上世纪80年代帮助Nicolas Hayek获得了该集团的控股权。


▲ Grether family


此后的近30年里,她一直持有将近6%的股份,这成为了她家族财富的主要来源之一。


除此之外,Esther Grether热衷于艺术品收藏,收藏了600多件作品,包括毕加索、塞尚和培根等人的画作,其中包括以630万美元拍得的“三联画”之一。


5 | Borer family 

—劳力士—


资产估值:1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91位 


和前面提到的Jean-Pierre Slavic一样,Borer家族的财富也来源于劳力士的并购。


已故的家族族长Harry Borer在瑞士的制表中心比尔拥有一家机芯制造厂Rolex Biel,曾是劳力士的独家机芯供应商。


2004年,劳力士(Rolex Geneva)接管这家机芯制造厂之后,Borer家族立即成为瑞士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 Borer family


目前,家族由Daniel和Franzisaka兄妹领导,并以慈善捐赠著名。


4 | Jörg Bucherer 

—宝齐莱集团—


资产估值:17.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70位 


宝齐莱(Bucherer)于1888年由同名创始人夫妇创立经营,后来通过研发制造出瑞士第一个石英机芯跃居制表业翘楚。


目前掌权的则是家族第三代Jörg Bucherer 。


▲ Jorg Bucherer


该集团是欧洲最大的腕表及珠宝零售商,在欧洲拥有30余家钟表点、10多家珠宝店以及各种单一品牌精品店,去年年度总销售额高达16亿瑞士法郎。


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旅游消费,尤其该品牌的创始地卢塞恩,据称每10分钟就有一辆旅游巴士在卢塞恩市中心的宝齐莱精品店前停靠。 


今年年初,该集团收购了经营不善的Tourneau, 该集团是美国最大的钟表销售商,除了拥有30多家实体店及分店意外,还有一个庞大的在线业务。


3 | Stern family 

—百达翡丽—


资产估值:32.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56位 


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于1843年由波兰钟表匠Antoine Norbert de Patek创立(法国制表商Jean Adrien Philippe随后1845年加入),经营了将近百年之后,在经济大萧条时期陷入困境。


1935年,作为该品牌表盘供应商的Stern家族将其收购,经营为拥有80多项专利的”世界十大名表之首“。

 

▲Thierry Stern


由家族第四代Thierry Stern带领的Stern家族,目前全资拥有百达翡丽品牌以及大部分的全球分销权,每年的总销售额高达13亿瑞士法郎。


除了高贵的艺术境界和昂贵的制作材料,该品牌的钟表在全球拍卖中一直高价频出,其中一小部分由百达翡丽自己购入后,珍藏于日内瓦的百达翡丽博物馆。


作为瑞士最大的独立制表集团,该品牌一直看重对自身生产加工部分的大量投资,今年晚些时候,百达翡丽将在日内瓦开设一家大型新工厂,耗资将近5亿瑞士法郎。


2 | Hayek家族

—斯沃琪集团—


资产估值:50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27位 


来自黎巴嫩的Hayek家族涉足瑞士制表业始于上世界80年代初,已故的老父亲Nicolas George Hayek曾是一位精算师,建立过自己的商业咨询公司。


后来,应一些瑞士银行家的邀请,接手了两家瑞士制表公司的清盘,成为斯沃琪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通过一系列的重组运作,降低了制造成本,帮助瑞士手表行业重新夺回了被日本制造商夺取的低端市场份额。 


▲ Nick Hayek


目前,Hayek家族的的三位成员:兄妹Nick Hayek和Nayla Hayek,以及Nayla的儿子Marc Hayek共同控制了斯沃琪集团40%的股权,Nick Hayek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掌控了欧米茄、天梭、浪琴表等成功品牌。


受益于制表业市场回暖,斯沃琪集团去年的奢侈品腕表业绩得以回复,股价也得到了提升。


Hayeks家族还控制着一家开发清洁能源及太阳能技术的公司Belenos,曾与中国吉利集团开展电动车电池方面的合作。


据称到2020年为止,该公司的销售额将达到100-150亿瑞士法郎。


1 | Johann Rupert

—历峰集团—


资产估值:65亿瑞士法郎   
总排名:第25位 


出身南非商业世家的Johann Rupert在1988年创立了历峰集团,旗下包括卡地亚、万国表和伯爵等品牌,目前是LVMH之后全球第二大奢侈品公司。


▲ Johann Rupert


虽然由于行业低迷,过去的两年里历峰集团的股价经历了波动,但Johann Rupert依然是瑞士钟表行业最富有的大亨。


2017年奢侈表市场形势逆转之后,历峰集团的股价顺势上涨,他本人的资产估值更是增长了12.5亿瑞士法郎。


当然,这也得益于去年的管理层重组。


为了应对市场变化,2017年历峰集团经历了多项人事变动,一些更年轻、更具有互联网精神的新面孔加入进来。


最近,历峰集团还提出购买奢侈品电商Yoox Net-a-Porter,以提高其在线零售业务。


本文由编译者Jo编译

文章经授权编译自:sjxwatches.com

图片来源于:sjxwatches.com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