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途中和陌生人搭讪,其实不难

公众号:喜喜见闻
5个月前

身边的一些朋友抱怨生活无聊工作乏味,买了机票请了年假奔赴另一陌生国度,企图寻找“诗和远方”。回来之后,我问玩的如何?从牙缝里挤出两字儿:一般。


然后她们就倾诉苦恼:“你为什么总能在旅行中碰到好玩的事情呢,为什么我的就乏善可陈?”其实答案很简单,好玩的经历全是我在旅途中和陌生人搭讪出来的。毕竟,每次回忆起来,印象最深的事情总是和人有关。


如果你也渴望上路,也想在旅途中挖掘一些好玩的事情,那么不妨读读我总结出来的和陌生人搭讪指南,也许能助你下次玩的不同。


和陌生人搭讪要抱着随缘的心态


搭讪这件事,很大几率发生在交通工具上,比如飞机、火车、大巴等。因为交通工具使得人们被动处于一个相对密闭和狭小的环境里,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变得较为紧密,这就很容易聊起来。

 

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我在澳大利亚坐火车旅行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个韩国小哥,抱着打发时间的想法,我开始主动搭讪,话题从“你也是来这里旅行的吗?”开始,小哥简单回答:是来打工度假的。


年过30没有了打工度假资格的我,对他的经历产生了兴趣。比如,为什么选择打工度假?在这里什么类型的工作比较好找?澳洲的农场什么样?摘苹果能让你产生成就感或者职业自豪感吗?


一连串的开放性问题使得小哥有点犯懵,也许是英语不太好,也许是因为性格羞涩,也许是不想透露自己的隐私,他简单的文不对题的回答了我几句,便消失在了车厢的另一端。


可能别人会觉得这样失败的搭讪有点尴尬,但是在旅行多年之后,见过很多奇怪的人和事情,也让我学会了“厚脸皮”,被陌生人拒绝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也不会有心理包袱,更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选择恰当的搭讪对象很重要


据我观察,那些独自出行的人有的和我一样,特别渴望获得关注。一个人逛景点、吃午餐、再逛景点、吃晚餐、回旅馆,时间长了总会觉得有些遗憾,看到震撼的美景没人分享,吃到惊艳的美食也没人陪伴——我们不孤单,但是积攒起来的情绪却需要倾诉。


在饭馆或者酒吧如果我看到一个人坐在那里,一般会大方的过去搭讪,没准儿,他/她也和我一样渴望分享,聊的投机不仅能分享旅途上的有趣见闻,还能一起搭伴同行。


选择恰当的搭讪对象也很重要,一般年轻的旅行者更容易接近,在兴趣爱好上也能更好的契合。


慷慨的荷兰姑娘还把帐篷分享给我。


去年在意大利旅行的时候,我搭讪了一个同样独自出行的荷兰姑娘,她告诉我第二天她会去参加音乐节,问我是否愿意同行。从没来没在欧洲看过任何演出的我欣然接受了她的邀请,我们两个人一路搭便车,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


岁数较大的旅行者,也许成长背景太过迥异,交流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愉悦。在成都的路边摊,一个外国老太太想点菜,但没法和服务员交流,我走过去帮助她,最后我们索性一起边吃边聊。老太太是丹麦人,常年混迹在亚洲。也许是岁数大了,固步自封的很严重,不仅事事挑剔还特别尖酸刻薄,对各个国家轮番批评了一遍,我几次想逃走都失败了。最终,以“再不去厕所我就尿了”为借口趁机溜了。


人生第一次徒步累得要死。


在尼泊尔徒步。晚上,大家都停留在半山腰的一个客栈吃饭,住宿。所有人都围在大炉子处烤火取暖。我发现仅有一个空位了,得到旁边背夫的同意后,我坐了下来。背夫大叔热心的问了我一些和旅行相关的问题后,就转而以长辈的姿态开始教育我:“你可要好好学习,多看一些书,这样才能更好的了解我们国家。”了解尼泊尔我没意见,但是大叔反复絮叨了半小时,一天徒步本来已经很疲惫了,我只想聊点轻松的话题,现在我的脑仁儿开始疼了——本来出门就为了躲我爸,怎么在异国他乡又找了个爹?


看对方的形象气质是否和你契合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没错,找对搭讪对象就能大大提高聊天的成功率,从而更进一步碰出惊喜。你是商务人士就去和同样西装革履的人士攀谈,没准儿能谈出什么创业灵感投资项目,你要是自诩嬉皮就去和扎着脏辫穿着大裆裤人字拖的人聊,也许就能被邀请前往神秘迷幻派对。


而我,则会搭讪喝酒的人。我会把酒精作为社交的“润滑剂”,微醺状态下,两个陌生人都容易放下防备,也更能展现真性情。


约旦佩特拉,我住进了一个英国女人开的旅馆。餐厅里,一个本地大哥正喝着一瓶啤酒。要知道酒精在大多数伊斯兰国家仍是禁忌,在本地餐馆里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酒,就算你看见冰柜里有疑似啤酒这种液体的时候,但眼神再一聚焦,就会发现下面写着的“无醇”二字令你心灰意冷。


在这里,卖酒需要专门的执照,只有外国人或者非伊斯兰教的人才能申请做酒精生意。本地大哥在他的“庇护所”里喝的正美。我也开了一瓶,走过去问道:“我能和你边喝边聊吗?”大哥礼貌又绅士:“请便!”


默罕默德刚吃饱,正在来一根饭后烟。


聊天中得知,大哥默罕默德是游牧民族贝多因人,在古城里有现代化的公寓在大漠里也有传统美丽的帐篷。


酒喝得差不多了,默罕默德神秘地和我说,要带我去看贝多因人的帐篷,在沙漠里吃烧烤。我们驱车往北,直达城市边缘的帐篷群,进去之后,发现几个哥们儿正在厨房忙碌着,默罕默德进去打了个招呼,随后通知我烧烤马上就好。

没多久,热气腾腾的贝多因烧烤就来了。它们由烤鸡和各类蔬菜组成:蔬菜烤得软软的,鸡皮则呈现出金黄色,吃上一口,烤到脱骨的鸡肉混合着蔬菜的清新,融化在口中,喝上一口威士忌,仿佛自己不是身处大漠而是天堂。


搭讪的开场可以从环境和问题中获取


很多人想搭讪不知道如何开口,其实只要迈出第一步,下面就很简单了。在旅途中,可以先拿出租车司机“练手”,他们每天奔波在同一座城市中,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同时他们为了驱赶驾车的无聊和疲倦,也非常喜欢和客人聊天。


我有一次在奥克兰迷路了,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我就注意到司机不是新西兰白人,我想知道司机的原国籍和他背后的故事,于是我就以问题作为开场:


“你开出租多久啦?”司机一般都会给出一个数字,喜欢聊天的就会反过来问我一些问题,比如是来旅游的还是在这里上学或者工作?这样就会产生出更进一步的交流。


司机告诉我他来自东非索马里,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20年。对了,和人搭讪成功的另一诀窍就是,尽力贴合对方的成长背景及在不同背景中寻找文化的共通之处。对于索马里,我知道的并不太多,于是赶紧搜肠刮肚:海盗、常年战乱、1992年美国以企图推翻艾迪德政权却最终失败的“黑鹰行动”、及以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菲利普船长》。


司机对一个来自中国的普通乘客能说出这么多关于他祖国的故事,表现的相当惊讶,反过来恭维我:“我特别喜欢在新西兰的中国人,和我们索马里人一样,做事勤快,对人友善,能吃苦。”


后来我还在奥克兰特意去吃了一顿索马里菜,神似咱们的手抓饭。


车里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我和司机打开了话匣子,聊我的旅行,聊战前索马里快乐的日子,聊在新西兰的移民生活,聊作为一名司机的苦与乐……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两个人都意犹未尽,只见司机大手一挥:“算了,距离也不远,就算我请你了。”我带着感恩的心下了车,没想到随便一聊,还聊出了福利。


搭讪也要注意安全


说了这么多和陌生人搭讪的故事,并不意味着聊天的时候就可以随意暴露身份、想法或者全盘托出你的旅行计划。


克尔曼大巴扎内的清真寺,我就在这附近被盘问的。


在伊朗的克尔曼我在大巴扎里独自闲逛着,克尔曼是伊朗东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伊朗至印度次大陆的交汇点,更是丝路上来往商旅的重要驿站,也是毒品从阿富汗到欧洲的中转站,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得它在历史上必然命运多舛。


刚到这个城市,我就感觉到了莫名紧张压抑的气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里女人的穆斯林长袍都要比别的城市的女人裹的更加严实一些。


路上,一个伊朗男人过来和我搭讪。起初我也没多想,一路碰上的伊朗人民一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


最开始的问题是:


你是来旅行的吗?


你在伊朗计划呆多少天?


你都去了哪些城市?


我都一五一十的作答了,后来觉得有点不对,搭讪之后展开的不应该是对话吗?怎么都不给我交流的机会,全是充满敌意的审问?于是我留了个心眼。


继续:


你觉得伊朗人民怎么样?你对伊朗政府有什么认知?


我心里暗暗一惊,难道我碰到了传说中的秘密警察?


我故作镇定,小心翼翼的回答:“我对伊朗政府不了解,但是伊朗人民的好客和善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总在我旅途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


那个男人对我毫无破绽的回答表现出了一丝失望和懊恼,撇撇嘴随即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你,旅途中不管好的坏的,难忘的永远都是因为那些随机遇到的人,继而发生的故事。下一次,再遇上陌生人时,不妨抛弃刻板印象、偏见和羞涩,试着主动和他们聊聊,也许就有了属于你独特的旅行故事或者难忘的人生经历呢。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