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萧邦制表工厂:有颜更有料,见证珠宝巨头的制表实力

一枚编辑狗
1个月前

说起萧邦,可能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戛纳红毯上闪耀夺目的珠宝,或其标志性的欢快灵动的钻石,但其实,自1996年在瑞士弗勒里耶建立制表工厂并着手研发自产L.U.C.机芯以来, 萧邦在自制机芯和腕表复杂工艺方面,已然走在制表业前端。


L.U.C.系列腕表,也以高复杂技艺跻身瑞士顶级腕表行列,成为爱表一族和优雅绅士彰显现代品味、领略制表传统以及把玩机械之美的不二选择。


代表萧邦高级制表技艺的L.U.C All-in-One高复杂功能腕表新款,这是一款配备万年历及天文显示功能de陀飞轮腕表,集14项复杂功能于一身, 拥有7天动力存储,镌有 “日内瓦印记”。

上图为玫瑰金款,全球限量10枚。另有铂金款。


一枚L.U.C.腕表是如何诞生的?


萧邦制表工厂分散在瑞士两处,分别位于日内瓦——这也是萧邦总部所在地,以及瑞士制表业心脏——纳沙泰尔州的小镇弗勒里耶。这个小镇早在1851年就开设了制表学校,到20世纪初成为了塔威山谷地区的制表中心。


表厂附近通常都有河流经过,因为在过去需要为生产提供动力


萧邦在弗勒里耶的制表工厂建于1996年,这也是第一枚 L.U.C.机芯诞生的年份。在这座3300平方面积的工厂里,有着160名雇员,他们掌握着16项瑞士传统高级制表技艺,每年生产4500枚L.U.C.机芯。


打开这扇大门,就进入了萧邦表制造的“高精尖”世界


一枚L.U.C.腕表的从0到1,全部由萧邦自主完成,共需要经过9大部门的洗礼,凝结工程师、设计师、技师工匠和制表师等人的专业知识、技能和宝贵经验,以及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和耐心。


最终佩戴于腕间,它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物件,真仿佛注入了灵魂一般,自有其生命力。



1 | 机芯研发(Research & Development)


这里是机密级别最高的部门,如同中枢系统一般,掌握着一个腕表品牌的以立足和发展的核心技术,不能拍照,工程师们——或许也可以叫他们发明家或者时间魔术师——在计算机和新科技的辅助下,不断挑战对机械表的想象极限。


2 | 机芯组件生产(Micromechanics)


如果说研发部门是中枢,那么这里就是一个个细胞的诞生之处。一枚腕表的零件数,少则一百多个,多则四五百个,其中不乏需要用显微镜才能看清的细小零件。


显微镜下的细小零件


在位于弗勒里耶的机芯组件生产车间里,每年生产150万枚零件,工人们还要对这些零件进行筛选和修剪。对一枚高复杂腕表而言,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每一个零件都必须达标。



3 | 质量监控(Quality Control)


因此,每一个零件在制造完成后,都会经由质检员用计算机进行严格检验,保证其各方面完全符合研发时设定的标准。


质检员在进行检验,每个线条必须完全贴合设计图


4 | 传统装饰工艺(Decoration)


对一枚充满机械魅力的高复杂机芯而言,“素颜”已经很美,但若略施粉黛,就更加光彩照人了。


加工前后对比


这里都是经验丰富的工匠,或纯手工、或在小型机械的辅助下,几十年如一日地给机芯零件“锦上添花”。


比如这位专攻日内瓦纹的工匠,已经在这个岗位工作了13年,经手过的零件不计其数,20-30秒便可完成一个小型零件的装饰工作。


除了在高级制表中相对常见的日内瓦纹(Côtes de Genève)、珍珠纹(Perlage)、太阳纹(Soleillage)等等,萧邦拥有独一无二、几近失传的的fleurisanne雕刻工艺。


今年,萧邦将这一古老技艺运用于L.U.C XP Esprit de Fleurier Peony腕表,细腻呈现出牡丹图案,光雕刻就需要花费整整两星期的工时。


左:L.U.C XP Esprit de Fleurier Peony腕表背面;右:雕刻过程


5 | 机芯组装(Assembly)


所有的零件完成生产到装饰后,就会由经验丰富的制表师进行纯手工装配,从上百枚零件到一枚走时精准的腕表心脏,需要花费制表师大量的时间——比如,一枚复杂的三问表可能需要花费一整个月的组装时间。


制表师在工作中


6 | 成品设计(Watch Exterior Design)


有了心脏,当然也要有承载这份灵魂重量的驱壳。怎么样的设计既能体现品牌优势和独特性,并与机芯相辅相成,又能符合当代流行风潮,获得消费者的喜爱,这是设计师们需要解决的难题。


新款L.U.C Quattro腕表手稿


7 | 铸金和冲压(Foundry & Stamping)


铸金在位于日内瓦的工厂里完成,萧邦是少数几个拥有自主炼金技术的腕表品牌,将金条与铜等其他金属材料混合,高温冶炼得到高硬度合金,然后进行后续的模具冲压工序,由机器全自动完成。


金条及其他金属材料,以及混合冶炼后得到的合金条


值得一提的是,萧邦在本次巴塞尔钟表展上宣布,从2018年7月起,所有珠宝和腕表产品均采用100%符合伦理道德准则的金原料,这在表厂中的金块原料上就已经能看到“FAIRMINED公平金”的标志。


8 | 表链生产和装配(Mental Bracelet Production & Assembly)


从金属块到表链成品,要经过从生产切割、零件抛光打磨、手工装配、再次抛光等多道工序。除了一款微小零件需要小型器械辅助外,装配全由技师手工完成;一位经验丰富的技师,每天能够完成40-45条表链。


从金属块到表链成品

技师在进行表链装配


9 | 表壳处理(Casing Up)


表壳处理车间,简直是一场“花式抛光秀”的舞台,在这里,一块模具冲压出的表壳要经过多轮不同方式的打磨抛光:既有混合大小不一的材质,如肥皂粒,使表面更亮;也有技师手工修剪和抛光,最终呈现出表壳材质最美的光泽。


用于抛光的混合材料

技师打磨表壳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