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喜:独自旅行如何科学搭讪?

公众号:喜喜见闻
5个月前


身边朋友抱怨工作乏味,年假奔赴陌生国度,企图寻找美好的“诗和远方”,但却“屡战屡败”,遂向我诉苦:“你的旅行为啥精彩纷呈,艳遇不断,为什么我的就乏善可陈?”


那还不简单,我是戏精啊,我擅长给自己加戏啊,好玩的经历全是我在旅途中和陌生人搭讪搭出来的。


人们对旅行的需求各不相同,自然方式方法也不同,如果你也渴望在路上的Drama彩蛋,那当然要“主动和陌生人说话”。这里有一份我这么多年的私藏经验,五一小长假来了,奇遇就在眼前。


别怕被拒绝

 精髓:放下偶像包袱 


搭讪场景,飞机、火车、大巴等交通工具的概率颇大。因为人们处于相对密闭狭小的环境,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这时就很容易聊起来。


放下偶像包袱,主动搭讪,别怕被拒绝。


我先拿自己开涮——在澳大利亚的火车上,我旁边坐着一个韩国小帅哥,于是我就主动搭话,话题从“你也来这里旅行?”开始,小哥有点敷衍:是来这里打工度假的。

 

年过30,丧失打工度假资格的我,更对他产生了强烈兴趣。比如,为什么打工度假?来之前需要考雅思吗?在这里什么类型的工作好找?澳洲的农场什么样?摘苹果能让你产生成就感吗?

 

一连串的开放性问题使得韩国小哥有点犯懵,也许是英语不太好,也许是东方人性格内敛,也许是不想透露自己的隐私,很快就消失在车厢的另一端。


❌ 尬撩失败。

 

可能你会觉得这样失败的搭讪有点尴尬,但在旅行多年,尬聊无数后,我学会了“厚脸皮”,被陌生人拒绝有什么大不了嘛,放下偶像包袱,搭讪也只是为了 Have Fun。


慎选搭讪对象

 精髓:挑耍单儿的年轻人下手 


据我观察,那些独自旅行的人往往更愿意展开对话。一个人逛景点、吃午餐、再逛景点、吃晚餐、回旅馆,时间长了总会有些遗憾,看到震撼的美景没人分享,吃到惊艳的美食也没人陪伴——我们不孤单,但积攒起来的情绪总要有个出口。

 

在饭馆或酒吧,如果我看到有人单独坐,只管全去搭讪,被拒绝的可能性很小,聊得投机分享有趣见闻,还能搭伴同行。

 

除了“耍单儿”,选择恰当的搭讪对象也很重要,一般年轻的旅行者更容易接近,也比较容易有共同话题。

 

去年在意大利旅行,我在某本地小馆子搭讪了一个同样独自出行的荷兰姑娘,她说第二天想去雷鬼音乐节,问我是否愿意同行。从没来没在欧洲看过任何演出的我欣然接受,于是俩人一拍即合,一路搭车,度过了非常美妙的雷鬼之夜。


慷慨的荷兰姑娘还把帐篷分享给我

 

我并不是歧视岁数较大的旅行者,但从我的经历来看,岁数大的人包容性较差,容易话不投机。比如,在成都的路边摊,一个外国老太太想点菜,但支支吾吾没法和服务员交流,我便走过去帮助她,点好菜后我们索性就坐在一桌边聊边吃。


老太太是丹麦人,图便宜,常年混迹在亚洲地区。也许岁数大了,固步自封,不仅事事挑剔还尖酸刻薄,对亚洲各国家轮番吐槽,最终我以“再不去厕所我就尿了”为借口开溜。


还有一次,在尼泊尔徒步。晚上,大家都停留在伯恩山半山腰的客栈。本地人、外国游客都围在餐厅中间的大炉子烤火取暖。我过去时,仅有一个空位,坐在背夫大叔(在尼泊尔,以帮人背行李为生的人称为“背夫”)旁边。他热心的问我旅行相关的问题,转而以长辈的姿态教育我:“你可要好好学习,多看一些有用的书,这样才能更好的了解我们国家。”


尼泊尔,人生第一次徒步累得要死


了解尼泊尔我没意见,但大叔这么几句翻来覆去说了半小时,徒步一天本来就累,晚上只想放松,谁要听你教做人。出门旅行就为了躲我爸,怎么在异国他乡又找了个爹?


气场相投

 精髓:出来玩,还不找一见钟情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在旅行中更正确,出来玩本来就图个高兴,找个能聊得来的绝对是旅行中的惊喜。你是商务人士就去和同样西装革履的人搭讪,没准儿能碰出个投资项目;你要是嬉皮朋克就去和扎着脏辫穿着大裆裤人字拖的人聊,也许能被邀请前往某个神秘派对。


而我,则会搭讪喝酒的人。酒精永远是社交的“润滑剂”,微醺状态下,两个陌生人都更轻松,也更能展现真性情。


约旦佩特拉,我住进了一个英国女人开的旅馆。在旅馆餐厅里,有个本地大哥正在喝啤酒。要知道酒精在大多数伊斯兰国家仍是禁忌,卖酒需要专门执照,只有外国人或者非伊斯兰教的人才能申请做酒精生意。 


本地大哥在他的“庇护所”里喝的正美。我也开了一瓶,走过去问道:“我能和你边喝边聊吗?”大哥礼貌又绅士:“请便!”


默罕默德刚吃饱,正在来一根饭后烟


大哥默罕默德是游牧民族贝多因人,在古城里有现代化的公寓,在大漠里也有美丽的帐篷。

 

酒喝得差不多了,默罕默德神秘地说,要带我去看贝多因人的帐篷,在沙漠里吃烧烤。我们驱车往北,直达城市边缘的帐篷群。几个哥们儿正在帐篷的厨房忙着烧烤。


极具贝多因游牧风格的帐篷充满异域风情


不久后,热气腾腾的贝多因烧烤就来了:烤鸡金黄,烤到脱骨的鸡肉混合着蔬菜的清新,径直融化在口中,再喝上一口加了冰块的威士忌,仿佛自己身处沙漠中的天堂。


如何展开一场不尬聊的搭讪?

 从环境和问题入手 

 

很多人想搭讪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其实只要迈出第一步,下面就很简单了。在旅途中,可以先拿出租车司机“练手”,他们每天奔波在同一座城市中,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同时他们为了驱赶驾车的无聊和疲倦,也非常喜欢和客人聊天。

 

有一次在奥克兰迷路了,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我就注意到司机不是新西兰白人,这引起了我的好奇,想知道司机的原国籍和他背后的故事,于是我就以“提问”作为开场白:

 

“你开出租多久啦?”司机一般都会给出一个数字,喜欢聊天的就会反过来问我一些问题,比如是来旅游的还是在这里上学或工作?这样一来一往中,就会产生出有更进一步的交流。

 

司机告诉我他来自东非索马里,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20年之久。对于索马里,我知道的并不太多,于是搜肠刮肚:海盗、常年战乱、1992年美国的“黑鹰行动”、以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菲利普船长》。


当时司机惊呆了——一个普通中国游客竟然直到这么多关于他祖国的故事,于是反过来恭维我:“我特别喜欢在新西兰的中国人,和我们索马里人一样,做事勤快,对人友善,能吃苦。”


车里气氛顿时活跃了,我和司机打开了话匣子,聊我的旅行,聊战前索马里快乐的日子,聊新西兰的移民生活,聊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的苦与乐……后来我还在奥克兰特意吃了顿索马里菜,神似咱们的手抓饭。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两个人都意犹未尽,只见司机大手一挥:“算了,距离也不远,就算我请你了。”我带着感恩的心下了车,没想到随便一聊,还聊出了福利。


搭讪当然要注意安全

 嘻嘻哈哈的Small Talks就好

 

说了这么多和陌生人搭讪的故事,并不意味着聊天的时候就可以随意暴露身份、想法或者全盘托出你的旅行计划。


我在伊朗克尔曼的惨痛教训供参考。


克尔曼是伊朗东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伊朗至印度次大陆的交汇点,是丝路上来往商旅的重要驿站,也是毒品从阿富汗到欧洲的中转站,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得它在历史上注定命运多舛。


克尔曼大巴扎内的清真寺


刚到这个城市,我就莫名紧张,这里女人的穆斯林长袍要比别的城市裹得更严实。

 

我在大巴扎里闲逛,一个伊朗男人过来搭讪,最开始的问题无非是:“ 你是来旅行的吗?你在伊朗计划呆多少天?你都去了哪些城市?”

 

我都回答了他,但觉得有点不对,搭讪之后不应该展开对话吗?怎么他都不给我交流的机会,全是充满敌意的审问?

 

“ 你觉得伊朗人民怎么样?你对伊朗政府怎么看?”


我心里暗暗一惊,难道我碰到了传说中的秘密警察?我故作镇定,小心翼翼的回答:“我对伊朗政府不了解,但是伊朗人民的好客和善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总在我旅途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

 

那个男人对我毫无破绽的回答表现出了一丝失望和懊恼,撇撇嘴随即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你,对于很多人来说,旅途中最难忘的,永远都是那些随机遇到的人,继而发生的故事。


下一次,遇上想搭讪的陌生人时,不妨抛弃刻板印象、偏见和羞涩,试着主动和他们聊聊,也许就有了属于你独特的旅行故事,或者难忘的人生经历呢。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