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一获奖,文艺青年该哭了

工作邮箱:xinliu1@caixin.com 请多多指教
4个月前

在刚闭幕的第71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上,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凭借新作《小偷家族》赢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奖。


这是日本的第五座金棕榈。


上一次日本(乃至整个亚洲)获得这一殊荣还是21年的事。


《小偷家族》海报


以至于从获奖结果宣布那一刻开始,到现在为止,“是枝裕和”一直萦绕在我眼前和耳边,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要知道去年的这个时候,

是枝裕和是个连微信词条都没有的人


其实,中国的“是枝裕和热”在2017年的4月就已经很高涨了。


那年的北影节专门开设是枝裕和专场,当时 8 部作品的套票在 46 秒内就被抢购一空。甚至有人拿车牌号出来交换他的电影票。


更可怕的是,是枝裕和几乎是个零差评的电影人。于是,一定有人会问:


是枝裕和怎么会这么火?


因为他够小众。


“小众”使得是枝裕和成为文青寻求认同感的标签之一。甚至上升到,没看过是枝裕和,不配做文艺青年的高度。


只不过,伴随着是枝裕和名声越来越大,他的那些小众独特的文艺片,会逐渐成为大众的谈资。到时候估计会刺痛到一些文艺青年,又损失一枚自我标榜的标签。


是枝裕和与《海街日记》四姐妹


小众就是这么“善变”的东西。因为我们喜欢的不是小众背后的东西,而是小众本身。


你也许喜欢赵雷,但《成都》火了之后,就变得没那么喜欢;你也许喜欢新海诚,但《你的名字》票房飙升的时候,那些数字仿佛是对自己的背叛,也变得没那么喜欢……


我们在文化领域对小众的渴求,比在实体消费领域还要强烈。


因为它需要的成本更高,你不了解不会在短时间内全掌握,而一个东西可以立即买到。


之所以在意小众,是我们内心对于“独特”的需要,这种自我标榜,又来源于安全感的缺乏,害怕埋没在人群中,害怕不被看到,所以用小众的标签来包裹自己。


其次,是枝裕和的片子对观众的要求很高。


比是枝裕和更火的,是他的作品。谈起他的名字,随之而来的便是《无人知晓》、《如父如子》、《海街日记》、《步履不停》等电影。



而这些作品大部分都与家庭相关,展示的都是生活里的细枝末节和一地鸡毛的琐碎,温吞得像杯白开水,平淡却有滋味儿。


以至于一个没有被生活历练过的人,很难融入情节中,耐着性子完成将近两小时的观看。


能看完电影已经是导演设置的一个门槛,如果能从中获得自己的思考和感知,又进入一个观影鄙视链的新世界。


电影《小偷家族》海报


如果你真的看过他的作品,便能感受画面的极强的代入感,像一面镜子,让你看清生活中的自己,让人短时间内沉静下来,去反思自己的生活,尤其是自己所处的家庭关系。


影片中对生活场景细节的深入展现,对于每天为了忙而忙,没时间去生活的都市人来说,是一种“能引人思考的消遣”。


“有成果的休闲”,也正符合当下城市中产对生活的要求。


我们的生活需要是枝裕和


是枝裕和有很多标签:温情而克制、细腻却不沉闷……(不管是电影还是导演本人都是如此)


“沉静、克制,却给观众足够的空间,去体味影像背后的深情。” 这是《卫报》对他的评价。


他的作品展现就是生活本身和平凡生活中的人。比如,《步履不停》,他会用两个小时的片长来表现一个家庭两天的生活场景。



在《无人不晓》中,他把自己设置成一个观察者,捕捉并没有看过一页剧本的孩子们的自然反应。



他曾说过:“我不喜欢主人公克服弱点,守护家人并拯救世界这样的情节,更想描述没有英雄只有平凡人生活的、有点肮脏的世界忽然变的美好的瞬间。


他不急不躁,也不会强加给你任何个人的态度。片子看起来像是纪录片,或是一本闲扯家长里短的流水账。


正因为这样,在每天已足够忙的生活中,我们的确需要这些节奏慢的东西来调和,把你的注意力分散到生活中去。


所以,我们得承认,我们需要是枝裕和。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