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比利时啤酒原教旨主义者

6个月前


第一次知道安特卫普的名字,大概是我初一的时候,那时我正热衷于背下尽可能多的国家,和他们的首都以及重要城市。


安特卫普虽不是首都,我记住它的理由是,欧洲第二大港口。这是个相当偏门的知识点。


但那时候的我觉得知道这些很酷。


著名的安特卫普中央车站

被誉为全世界最美丽的火车站之一


后来我对安特卫普渐渐有了更多了解,尤其是搬到比利时的邻国荷兰后,才知道安特卫普这个说着荷兰语(比利时旧称弗拉芒语)的比利时城市,比我记住的那个欧洲第二大港口可酷多了。


比如,比利时第二大城、安特卫普六君子、钻石之都、彼得·保罗·鲁本斯……


当然还有不得不提的啤酒。


雅趣小百科

——

安特卫普六君子 | 是指1980年代初在欧洲时尚界崛起的六位比利时时装设计师的总称。由于其六位设计师皆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故称为“安特卫普六君子”。



彼得·保罗·鲁本斯 | 巴洛克画派早期的代表人物,曾在安特卫普经营一家大型画室,绘制许多著名的画作,也是欧洲知名的艺术收藏家。



啤酒在比利时的历史

比它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历史还久


比利时出产的啤酒种类繁多,酒厂数量也在全世界居前,其中有诸如福佳、白熊、罗斯福、林德曼等国际知名品牌,也有名不见经传的小型酒厂。


啤酒视角下的比利时


啤酒在比利时的历史,比比利时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历史还久。


最早可追溯到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时代,就算在三大老牌啤酒大国(比利时、英国、德国)里,比利时也绝对在风格和啤酒礼仪上绝冠全球。在比国,每个地区、每个城市、甚至每个村庄,都有自己的啤酒名片。


即便如此,安特卫普的啤酒文化,依然有着值得一说的强势和特色。这一切主要是由两个啤酒品牌和一个小酒馆支撑起来的:


全球知名的城市啤酒品牌

De Koninck

最老牌的修道院联盟啤酒

Westmalle


以及常年排名世界顶级酒馆之列的

Kulminator



年初热播剧《恋爱先生》,剧情一开始就是以安特卫普为故事背景,啤酒作为这个城市的卖点也在剧中多次露脸。


在一个周末,我踏上了安特卫普的啤酒之旅。


安特卫普啤酒厂参观初体验


 安特卫普城市代表之一 

 De Koninck 


我啤酒之旅的第一站是 De Koninck,一家从19世纪就开始商业化酿酒的当地酒厂,现已成为安特卫普这座城市的代表之一


几乎每瓶 De Koninck 啤酒上都印着一排建筑图案,其中最高的那个尖顶建筑就是安特卫普的地标——圣母大教堂。



De Koninck 不同款的瓶身图案都会略有不同,有的会有布拉伯喷泉图案,有的会有Steen城堡,有的会有自行车元素。


简而言之,De Koninck 就是安特卫普这座城市的啤酒,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和精神代表。既然是城市啤酒,《恋爱先生》也选择在De Konick 的酒厂和酒吧区取景。


De Konick 酒厂体验中心位于市中心往南不远处,从老城区只需十几分钟的电车即可到达。


任何一场参观都逃不掉的环节是:对品牌历史的了解。


参观啤酒厂也同样。


不过,他们的体验中心非常现代化,融合了互动影音,让参观者可以从大大小小十几个互动体验屋里了解啤酒的酿造、酒厂历史、创始人家族历史、城市和酒厂的关系,以及 De Konick 啤酒的发展变化。



1833年 De Koninck 酿酒厂成立,在最开始将自己的品牌命名为“'De Hand'”。


在安特卫普和贝尔赫姆的交界处的石碑上就有个手型的标志,这个手型图案常被认为是安特卫普市的标志。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啤酒品牌在安特卫普市的地位,或者说它想成为的地位。


现在的名字是在酒厂进入 De Koninck 家族的经营后更改的,后来他们成为整个安特卫普最受欢迎的品牌。



1912 年这个家族变成有限责任公司,De Koninck 只作为股东参与。酒厂在 2010年被 Duval Moorgat 收购,但仍作为集团内的自主品牌运营,保留着很大独立性。 



参观过程绝不会只让参观者眼巴巴地看,参观过程包含两杯 De Knonick 不同风格的啤酒,让我这种资深酒友大为满足。


体验中心的内容很丰富,全程浏览下来大概要一个半小时,之后还有自由的品酒环节。


但在这里喝酒得懂规矩,用人家的专属酒杯—— Bollekes 酒杯



其实,不光是在这酒厂的酒吧需要这样。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有 De Koninck 的地方,你都应该端着 Bollekes 酒杯享用这杯来自安特卫普的城市啤酒。


 最老牌的修道院联盟啤酒 

 Westmalle 


作为最早让国内消费者认知的比利时啤酒代表——修道院啤酒的一员,Westmalle 是只有11家修道院组成的修道院啤酒联盟里的老大哥。


同时,Westmalle 三料啤酒被公认为“三料啤酒之母",成为业界修道院风格三料啤酒的标杆。


你可能听过修道院啤酒无数次,但也许并不了解它,甚至存在误会。


从正式的分类来说,Trappist beer 叫做(特拉普)修道院啤酒,而 Abbay beer 可以翻译成修道院风格啤酒。


前者是需要认证的,目前只有11家。想要通过修道院认证需要满足三个条件

■ 啤酒厂要在修道院内;

■ 院内的僧侣必须实际参与酒厂的生产和策略并发挥重要作用;

■ 所得利润只能用于修道院的运营和社会或慈善活动。


法国几家修道院在大革命(1789-1799)前500多年就已经有酿造啤酒的悠长传统,由于大革命的波及让这些修道院以及僧侣开始迁往比利时和荷兰。


商业化的修道院风格啤酒首次出现于一战后的比利时,第一家修道院啤酒厂 Westmalle 在 1836年 12月 10日投入运营。


虽然 Westmalle 修道院并不开放,但我还是决定前往,一方面因为修道院周边的 Kempen(德肯彭)地区是非常出名的徒步圣地,二是修道院对面的 De Trappisten 酒馆从食物原材料到啤酒都是正宗西麦尔出产。


安特卫普人的经典一日游套餐是:


到这里徒步半天

然后在 De Trappisten 就餐


这里可以品味修道院啤酒,以及修道院生产的优质奶酪和加入啤酒元素的美食。


同时还可以观看关于 Westmalle 修道院的纪录片。对了,有一款“half-om-half”(一半双料一半三料啤酒混合)特别版只在那里提供,绝对值得一试。



从安特卫普市中心坐公交车410路大概40分钟就到了 Westmalle 这站,在路边就可以看到修道院的红砖院墙,另一侧则是徒步完就能大快朵颐的 De Trappisten 酒馆。



最初这里是一片密林丛生的荒野沼泽,一些法国特拉普僧侣占据了这块无主之地,并计划修造一座修道院。然而法国大革命的蔓延让此地亦难幸免,僧侣们再次逃亡至德国。


令人感叹的是,这些特拉普修士在 1802年得以重返,并最终建起一座颇具规模的修道院。30多年后,他们把曾经的啤酒酿造传统,再次发扬起来。


■ 1856年,Westmalle 开始酿造僧侣们自用的佐餐啤酒。

■ 1926年配方经过调整后,Westmalle Dubbel 的前身诞生。

■ 1934年,Westmalle 的第三款啤酒 Westmalle Tripel,让这家修道院名载史册。


今天的德肯彭已然成为度假胜地,专门接待那些寻求宁静安逸氛围的周末游人。旧时农场摇身一变,成为家庭客栈,大小餐馆星罗棋布,过去的数年间,四通八达的自行车道网络也应运而生。



徒步结束,我早已迫不及待地来到 De Trappisten,虽然在接触精酿啤酒的几年内早已喝过数十杯 Westmalle,但我依然对最新鲜的修道院啤酒充满期待。


De Trappisten 曾是停靠有轨蒸汽车的小车站,1923年起,这个老火车站经过改造并正式更名为 Café De Trappisten(特拉普餐馆),很快在泛安特卫普境内声名鹊起。


我回到这里时,酒馆里面顾客早已坐满,外面也几乎不剩几个座位,原因嘛,当然是这里享有的“特殊待遇”——最新鲜的 Westmalle 啤酒以最短的距离送入餐馆。


就这点来说,别无他家。



即使时间有限,我还是先后点了两杯“half-om-half”,这杯“双酒归一”特饮下层是三料啤酒,上层是鲜酿的双料啤酒,集合了两种啤酒的特质,并且意外搭调。



奶酪也值得推荐。


Westmalle 从1860年就开始制作奶酪,要知道,这座修道院除了拥有啤酒酿造产业外,还拥有篇一片规模不小的农场,从养牛到采集牛奶,到制作奶酪,全部由修道院自己运营,保证了奶制品的优质。


这种半硬的手工奶酪不会经过巴式杀菌,口感新鲜浓厚,风味朴拙。菜单上更有许多经典菜式不容错过,比如修道士奶酪三明治,油炸奶酪土豆卷,西麦尔双料啤酒炖肉,都值得一试。


 全球啤酒爱好者的啤酒圣殿 

 Kulminator 酒馆 


如果你想要寻找一家满墙电视都在实时播放足球比赛的,音乐带感,气氛喧闹的酒吧,Kulminator 绝对不能满足你,这里可没有 Happy hour。


但是如果你想安安静静地品尝一杯好酒,这里绝对是一个好去处。Kulminator,多年全球排名Top10的一家小酒馆,早已是全球啤酒爱好者心里的啤酒圣殿。


地址:Vleminckveld 32,Antwerpen, Belgium 2000


来这里一定要学会 tasting 而不是 drinking,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说,看我接下来的故事吧。


造访 Kulminator 的那天,是一个雨夜,我们撑伞到达后,发现门是锁着的,以为当晚并不营业。但从窗户往里看去,确有几桌人在喝酒闲谈。


于是我们试探着敲门,不一会儿,一位老爷爷打开门,直勾勾地盯着我们问:


“ Are you here for drinking or tasting? ”


“ We are here for drinking.”(我以为那晚酒馆内有特殊的品酒会活动, 那几桌人都是参加品酒,才这样回答)


“ Ok, then the place is not for you. If you want to drink beer, go to other places”,老爷爷冷冷地回道。


一句话怼得我犯懵,两秒钟后我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是我们理解错了,以为今晚有特别的品酒活动,我们当然是慕名而来品尝好酒的。


这下老爷爷的脸色才和善了一些,虽然还带着点疑惑的神色,但总算敞开半扇门,让我们进来了。



推开 Kulminator 的木门,仿佛置身于80年代,橘色的灯光照在老旧但坚固的墙壁上,从地板到天花到周围的墙壁挂满几十年前的啤酒装饰。



吧台的中央摆放着一本厚厚的酒单,被很多到访者称作为“啤酒圣经”。


这本酒单几乎囊括所有高质量的比利时啤酒,而且很多收藏级的啤酒从七八十年代到最新版本一应俱全,可以说是比利时啤酒的百科全书。



中间面对吧台的一张大桌子隐藏在一摞纸箱的后面,那里是怪脾气老爷爷 Dirk Van Dyck 的专属区域,大多数时间他都坐在那边写写画画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很少和顾客交谈。



而女主人 Leen Boudewijn 看起来一脸慈祥,不紧不慢地给客人介绍啤酒。Dirk 和 Leen 自1974年开始经营 Kulminator,到现在已经40多年。



我们从当季的酒单里点了两杯别处难寻的比利时啤酒,细细的品味起来。


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到让人只会专注于面前的那杯好酒,偶有酒杯放下与桌面接触的清脆声响,让画面更为神圣和和谐。



最后我收藏了一瓶美奇乐为该店开业四十周年特酿的一款大麦酒作为纪念,但希望这家小酒馆还能继续迎来它的50年甚至更久。

0条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