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不仅仅关于时间 l 雅趣对话设计师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2天前

近日,先锋制表品牌RADO瑞士雷达表新品发布盛典于上海时尚生活新地标兴业太古汇隆重举行。盛典以“时间元素”为主题,对过去、当下和未来进行更深层次的反思,并从材质和自然中汲取灵感,解构新品的设计构想和灵感,构造更简洁却富有质感的慢生活方式。

先锋制表品牌RADO瑞士雷达表新品发布盛典现场

RADO瑞士雷达表全球CEO Matthias Breschan先生与全球品牌代言人汤唯小姐共同揭幕全新DiaMaster钻霸钻石系列腕表

作为媒体代表出席的雅趣见证了这一盛大时刻,也和知名陶艺家蒋颜泽女士以及著名平面设计师袁由敏先生得以展开了一场关于材质、关于设计、关于时间的对话,深入解读好的设计,探索材质和创新带给设计的动力和灵感。

关于蒋颜泽:

蒋颜泽女士是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副教授,设计学博士,2005 年成为国际陶艺协会会员。因其对陶瓷艺术的传承和创新、民族性与国际性、技术手段与理念阐释的深刻理解以及重建创造,是中国领先的陶瓷艺术家之一。

关于袁由敏:

袁由敏先生是国内知名平面设计师、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学院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具有多次国际性展览、评审、获奖、策展以及参与中国国家项目的经历,并广泛交流、讲学。作为“九月九号设计”创始人及艺术总监执行了“第一届全国青运会”及“G20形象”等众多国家级项目。

雅趣:您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哪里?

蒋颜泽:我的灵感来源主要是平时生活和工作的环境。一些常人不容易看到的地方,或者是一些非常微妙细致的发现,都可能会改变我的创作思维,甚至创作风格。在学校里教学和创作之外,我会利用空余时间与陶瓷工厂合作。我非常喜欢在闲暇时间漫步到工厂的角落,有时候甚至会走到一些工厂堆砌废品的废墟里,这些地方经常会给我带来灵感。

我最近创作的山水系列,就是在工厂的废弃厂房里找到的灵感。所有的产品生产出来是要符合工艺标准的,只有符合标准才可以进入市场。不符合标准的那一类是否有它存在的价值呢?我以为也有。工厂有大量废弃的原料,以一种非常独特的形态存在,这些形态的背后有更深层的一些含义,我觉得我可以找到更好的方式来再利用它,进行艺术加工。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发现,新的作品甚至新的系列就产生了。

蒋颜泽女士陶艺作品《山水·城市·尘世》

袁由敏:设计灵感一般会从两个方面考虑,一方面是文化底蕴。平面设计跟文化其实是最接近的东西。文化的文其实是一个通假字,原来旁边有一个绞丝旁,应该是纹样的纹,所谓的文化就是人经过漫长的时间生活过留下的轨迹、痕迹、纹样、图式。所有的设计应该都从具体的某一个点出发,对应着具体文化,这是设计中一种很重要的语言。

另一方面是材质元素。我最近做了一些书签,里面包含了我对时间的思考,还有对数字时代缺乏视觉温度的思考。这些书签在设计中用到了一种特殊的材质,叫做感温油墨。你刚拿起这个书签的时候,上面是是什么也没有的,视觉上看不到任何内容。但是实际上,在书签里我使用了感温油墨隐藏了一首诗。你需要将书签握在手里五到十秒钟,用你温度来感化它,这首诗才可以显现在书签上。这是一种不经意的东西,其实生活一直在给我们一些不经意的东西。

袁由敏先生设计的G20峰会LOGO

雅趣:您觉得什么样的设计是好的设计?

蒋颜泽:我觉得好的设计是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和考验的。这样的设计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命力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还有设计所传达出来的东西也很重要。现在行业的创作已经脱离了传统对实用性的关注,它更加注重的是个人的思想流动跟表达。好的设计应该不仅仅关注个人的情感表达,也传达了艺术家对整个社会的发展现状的关注,甚至是批判。

袁由敏: 我希望设计是简单纯粹的,好的设计不仅能够在功能上满足人们的日常需求,而且在设计上尽量减少视觉元素,生产上不需要投入过多的成本。不仅具有语言和风格,在视觉上具有唯一性,更重要的是具有先锋性,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融合观念和技术的提升,材料的整合,应该有很长的使用寿命,经得起岁月的沉淀。

雅趣:您怎么看待时间的意义?

蒋颜泽:时间好像是一架雕刻机,以单向而规则的方式运转。对我而言,时间是物质存在的一种表现形式,具有绝对性的意义。在时间的牵引下,人们慢慢走向未来。时间赋予了创作质感和生命力。一般人都会觉得陶艺创作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大家自然而然会联想到人鬼情未了里面那个浪漫的片段,但那只是美妙的一瞬间。陶艺的创作其实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有很多工序环环相扣,做完了一道道工序之后,它要去接受火的锻造。每一个过程都需要艺术家有持久的耐力和关注力,都需要时间的力量。

蒋颜泽女士所佩戴的RADO瑞士雷达表HyperChrome皓星系列Ultra Light超轻限量版腕表

袁由敏:我想时间其实对每个人都是等量的,但是对每个人又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利用时间的效率会发生偏差,同样的时间会在不同的人身上产生不同的效果。其实对于设计师来说,时间是形成我们每一件作品最基本的一个要素,因为没有时间的思考,就没有结果。我现在回忆我的时间,其实就是把我的所有作品翻出来。每一年的成果实际上都可以用作品来展示,每件作品都和当时的眼界、格局甚至包括审美、认知都有关系,都被烙上了时间的痕迹。时间其实是整合一切东西的一个总和,但是好在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袁由敏先生所佩戴的RADO瑞士雷达表True真系列幻镜腕表

雅趣:您怎么看待跨界合作?

蒋颜泽:我认为跨界合作是一种让设计不断获得新的生命力的途径,而且跨界的幅度越大,产生的结果越可能出乎你的意料,会给品牌带来新的血液。如果跨界幅度比较小,不会有一些特别新的一些东西出来,没有办法突破原有的那个程式;RADO瑞士雷达表一直以来积极探索跨界合作的可能性,邀请不同领域的设计师参与到腕表设计中,不断迸发出新的火花,这是值得推崇的一种创新。

袁由敏:如果纯粹是钟表设计师来做设计,容易受惯性思维所牵制,我们现在对现有的认知是这个时间段内的认知,未来这种界限一定会被打破。RADO瑞士雷达表现在走出了这一步,从不同行业汲取创作灵感,保持品牌持久创新力的源动力和灵感源泉。作为西方工业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RADO瑞士雷达表具有西方精良工艺一切的标志,卓越的制表工艺诠释了简约主义的独特质感。作为品牌的DNA,材质和设计在RADO瑞士雷达表的每一个作品中得以相辅相成,在继承中开拓创新,有力彰显了品牌一贯秉持的先锋精神。


0条评论
加载中...